• 03月02日 星期六

马来西亚的人才流失,困扰着国家发展

大马有不少优秀人才散落世界各地,国人对“人才外流”这课题早已不陌生。从世界银行在2011年所发布的《马来西亚经济监督:人才流失》报告中指出,我国截至2010年止,已有约100万国人移民海外,这当中有三分之一属于高技能人才,而其中超过57%国人选择落脚“狮城”新加坡。

“人才外流”是指受过高等教育或具备专才技术的国人,为寻求更高薪酬福利或事业发展,选择迁移到其他更具经济优势的地区。本期脉动将从这定义,端看我国人才外流现象,何以持续地“川流不息”?

据瑞士洛桑管理学院在2017年所发布的《世界人才报告》指出,马来西亚不仅面对国内人才外流的问题,也无法吸引海外人才到本地发展,而国际排名更是从2015年的第19位锐挫至第28位。

马来西亚的人才流失,困扰着国家发展

而在第14届大选前,民主行动党领袖林吉祥也曾指出,希盟执政后将设法吸引海外精英回国贡献,并阻止我国人才继续外流。他也强调,马来西亚要踏上国际舞台,需要更多人才留在国家贡献

从林吉祥的这番言论,也可了解到人才对我国发展的重要。

拉曼大学商业与金融学院副院长黄锦荣博士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指出,我国人才外流最早是受到新经济政策,这种以族群为划分界限的计划影响下,导致许多国人选择出国深造,而毕业后也选择在当地落地生根。

黄锦荣指出,国人往往因为追求事业发展及薪酬福利等经济因素,而选择迁移到海外发展。

出走海外寻找机会

惟他解释,尽管最初的人才外流,可能是受固打制度的影响。但时至今日,国人更多是受到事业发展及薪酬福利等经济因素,而选择迁移到海外发展。同理,我国也因此无法海外人才到本地发展事业。

我国经济长期依赖劳动密集型产业,使到我国大多数的就业机会,都仍是低产值领域的工作。但来到今天,这类产业已经无法有效带动,其他高产值领域的发展,也导致我国经济转型的进展缓慢;这其中的关键,就是高端科研人才的不足。

简而言之,因为依赖低附加价值活动,使国民收入长期滞留在中低收入的水平,使得人才被迫出走海外,去寻求高价值及高薪酬的工作机会。相对来说,国家也缺乏具备科技创新的高端人才,提高我国的生产力,所以导致经济始终无法升级至,更高附加价值的产业活动。

对此,黄锦荣指出,这情况发展至今,已经是陷入一个“先有鸡、或是先有蛋”的恶性循环了。

“所以在这样的基础下,中小企业依靠目前经营模式仍能获得利润。那试问,又有多少企业愿意付出大资本,聘用高端人才为企业进行转型呢?”

他补充,生产力无法提升,始终都是因为人才匮乏所致,使到我国深陷“中等收入陷阱”的循环,也是本地人才库(Talent Pool)无法建立起来的关键。

“即使海外高端人才愿意回国效力,那是否有合适的工作能够让他们发挥所长呢?而且大多高技术含量的工作,并非依靠个人,而是需要团队共同分工才可完成。”

他感慨,尽管国家经济转型谈了那么多年,但却因为人才匮乏,而迟迟无法落实。因此,他也强调,新政府要解决人才外流,必须拿出较前朝政府更大的力度,才可推动经济转型。

应推动企业与人才结合

首相敦马哈迪上月出访英国时,呼吁旅居海外的大马人才回国发展,尽管国家目前没有足够就业机会,但未来将致力于吸引更多投资,制造更多就业机会。

对此,黄锦荣认为,国家要有效吸引游子回国发展,并非只是透过“爱国情怀”,而必须有详尽的计划,进行人才的招徕,让国人看到回国发展的前景。

“政府不仅要提供高产值的工作机会,还需致力提升薪金的福利,促进企业与人才结合,从而吸引人才愿意回国发展。”

对此,他建议首相署旗下大马人才机构,号召海外专才回国发展时,不仅是透过部分的优惠,而是得从事业发展前景,吸引国人回国,像是政府与私人企业配合,给予税务方面的回扣奖掖。

“若私人企业愿意聘请专业人才回国发展,政府可津贴部分薪酬,扮演中小企业与海外人才接轨的角色;更重要的是,这还促进中小企业实现产业转型的一步。”

他补充,或许有人担心这是笔沉重开销,但人才回国发展时也需向国家缴税。这样看来,政府不仅没有太大的损失,也正面鼓励国人回国发展。

完善生态系统 才能吸引人才回流

大马人才机构(Talent Corp)自2013年成立以来,致力于招徕旅居海外的大马人才回国发展,但透过该机构数据显示,2011年至2017年止,仅有4580名专才接受该机构的计划,愿意回到马来西亚发展。

该计划提供予旅居海外的人才回流条件包括,获得5年内15%单一税率回扣、可购买一辆本地装配汽车(CKD)或带回一辆完全进口汽车(CBU)总共豁免最多15万令吉、搬运迁回免关税以及外国配偶子女永久居留权等。

由大马人才机构所提供的数据显示,国人迁移的主因是因为职业机会(72%)、其次是教育因素(24%)以及生活方式(19%)。对此,大马研究、普询和科技中心总执行长黄颖欣坦言,人才往往就是基于这几方面,考虑是否要回到马来西亚发展。

“旅居海外的高端人才往往不会认为,降低税务或是伴侣获得永久居留权就是很大的诱惑,就愿意放弃国外的事业发展。”

黄颖欣指出,全球化时代下人才外流已不可避免。

因此,她指出,政府必须列明招徕人才回国后的完整计划,而不只是透过部分的税务优惠来吸引人才,像是国内是否具备符合高端人才发展的产业,这些往往才是旅居海外人才,愿意回到马来西亚所关心的。

重新适应文化冲突

此外,黄颖欣继而说道,要吸引人才回国发展,还必须建构一个完善的生态系统(Eco System),这其中居住的生活环境以及交通状况、同事的职场素养等方面,因为这对于那些长期旅居海外的人才而言,都是回国需要重新适应的文化冲突(Culture Shock)。

“举新加坡为例子,许多人选择到新加坡工作,不仅是因其薪酬福利较我国好,像是其公共交通系统的建设,就远比我国发展得好,而在我国生活须具备一辆汽车代步较为方便,这也是人才在考虑是否回流时,会考虑到部分。”

她也坦言,建立生态系统并不能立竿见影看得到效果,往往需要透过教育去影响整个世代,使我国未来不仅留得住人才,也能吸引到海外人才到来。

经济产业转型制造就业机会

大马研究、普询和科技中心总执行长黄颖欣指出,全球化时代下,人才外流已是不可避免,因此我们必须思考如何吸引人才回流,或让这些人才,在海外也为国家作出贡献。

“若人才愿意回国发展,自然是件好事;但不可否认,许多高端领域在本地的发展,远不如国外宽广。”

就这点而言,她亦认同,我国缺乏能带动其他高产值领域发展的产业,导致工作机会非常局限;此外,她也指出,惟有经济产业进行转型后,高端人才才可回国在各自的领域发挥所长。

“现在是工业化4.0的年代,未来工作将逐步机械化对人力资源的需要,逐渐从低端劳力资源转向高端的技术人才。”

“举餐饮业为例子,未来服务生可能改为人工智能的机器人代为服务,尽管服务生的工作被机器人取代,但却需要更多能够维修机器人的工程师。”

她补充,从这个例子而言,当科技逐渐进步,而经济产业也开始转型,企业也需要为依靠劳力为生的员工进行在职培训,培养他们适应高科技的工作。

生活环境也是人才回流时,会纳入到考虑因素;举新加坡为例,其公共交通系统发展完善,不似我国较为依赖汽车作为代步工具。

海外人才表达回国意愿

青年与体育部副部长沈志强指出,我国人才外流的问题相当严重,这都是因为缺乏“高薪酬”及“高价值”所致,而政府要吸引这些游子回来,关键就在于提供这方面的就业机会。

他说,因此希望联盟上台后所颁布的《2019年财政预算案》可看到,政府将致力提供各种优惠,鼓励国内中小型企业转型及转移至工业化4.0。

“这也代表,国家将逐步转型,避免那些海外从事工业4.0高科技工作的工程师,回到马来西亚却只有工业3.0的工作机会。

“而创造高价值的就业机会,将有助于吸引人才回流。”

沈志强透露,509后许多旅居国外国人,表达回国发展的意愿。

沈志强也分享,自509政治大变天后,许多旅居国外的马来西亚人,均向政府表达回国发展的意愿。

惟他也坦言,要这些海外人才回到国内发展,当然不是件易事;但我们却不能因此而忽略他们,这些人才终有一天会将经验与技术带回马来西亚。

大使馆扮演要角

“各地的大使馆将扮演重要角色,必须关注旅居海外的国人,让他们对国家仍感到归属感。”

除此之外,许多选择离开马来西亚到国外发展的大马人,往往是因为当地的生活环境、教育系统等原因,而选择到当地定居生活。

对此,沈志强也强调,政府进行了将致力于透过良好施政,以改变马来西亚环境,进而让身处海外的国人考虑回国发展。

上一篇新闻

2020全球最强护照出炉!日本蝉联第1 中国排在....

下一篇新闻

日本ETF市场初探:权益最红、央妈最亲

评论

订阅每日新闻

订阅每日新闻以免错过最新最热门的新加坡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