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月15日 星期一

《新加坡的鸟》

偶然在多年不用的GMAIL邮箱里发现了晓峰2011年发给我的一篇散文《新加坡的鸟》,读后让我感到非常悲伤。几年前,晓峰因病去世,真是天妒英才。

晓峰是我读研时的同班同学和好友,身材高大健硕,擅长网球、排球、篮球和羽毛球,曾是校队的体育高手。入学前,他在北方交大任教。

晓峰欧洲学成归来后,担任某外企驻华经理,后来又被派往新加坡负责团队管理。2006年,我去新加坡参加国际会议期间,曾和晓峰夫妇相聚,至今仍然难以忘怀他的热情好客。

今天我将晓峰的遗作制成了视频,愿我的好友在天之灵,常常有鸟语花香相伴。

附:晓峰遗作:《新加坡的鸟》

地处赤道的城市国家新加坡,拥挤的人造建筑群落的间隙里,竟然生存着各种各样的鸟类.几年下来,在不经意之间,见到了数不清的野生鸟类. 小到像飞蛾般尺寸的蜂鸟, 大到翼展一米开外的珍稀品种大犀鸟, 各种候鸟、留鸟、应有尽有.

十二月左右, 这里能看到华北地区常见的太平鸟、黄雀儿、柳莺、麦雉儿、燕雀儿、朱点儿等小型候鸟. 它们应该是从北方飞来过冬的. 不知道这些候鸟是来自华南呢, 还是来自华北, 或者是来自更加遥远的西伯利亚? 小小的鸟儿们竟然能够每年飞行的如此之远. 夏天到北半球求偶产卵, 冬天到赤道避寒养膘. 看来鸟生要比人生艰难许多,找个对象生个孩子还得要靠自己飞行到千里之外.难怪候鸟们都保持着苗条的体形和发达的胸脯.

这里的留鸟主要有八哥、乌鸦、鹦鹉、白鹭、黄鹂、斑鸠、燕子、和麻雀等等。最常见的要数八哥了。几乎每天一出门就会见到它们。新加坡的八哥胆子超大,在巴刹吃饭,常常可以看到八哥就落在你的邻桌上捡食剩饭。工人剪草时,八哥往往跟随在身旁,捕捉剪草机惊起的昆虫。

和北京的寒鸦类似,八哥白天出去单独打食,晚上回来结群睡觉。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你可以在某些特定的地点看到数不清的八哥从四面八方飞来,落在区区几棵树上,密度极高,大概那是它们上网聊天的地方。它们嬉笑打闹,啾声震天,一直要折腾到半夜,第二天天还没亮,八哥们啾声又起,聊会儿天,然后轰然飞起,向那四面八方讨生活去了。如果你不幸住在附近,那算是倒了八辈子霉,不仅不胜其烦难以安眠,还会常常被天降污物,弄得头上身上狼狈不堪。

除了八哥比较闹人以外,这里白鹦鹉的声音也煞是恐怖。在国大附近就生活着一大群白鹦鹉。体形属于中等,比虎皮鹦鹉大很多,比金刚鹦鹉小不少。看上去通体刷白,凤头勾嘴圆眼,很是可人。但千万不能叫它们开口说话。

我第一次领教它们是在国大的网球场。夕阳西下,燥热变成凉爽,大家抓紧时间争取在天黑前打出几个好球。正在注意力高度集中的当儿,突然身后传来一声鬼哭狼嚎般的惨叫,吓的众人毛骨悚然,手中的球拍差点儿没掉到地上。转头寻找,却并没有发现什么可怕的猛兽。正在纳闷,那怪叫声再次传来。经过仔细辨认,终于锁定了后面大树上的一群白鸟儿。真令人难以置信,如此惨绝人寰的声音竟然出自于这相貌可爱的小鸟!造物主也太会开玩笑了。一个哥们讲到,要是走夜道儿的冷不丁听到这么一嗓子,真没准会给吓出点毛病来。众人皆点头称是。

还有个关于鹦鹉的可笑之事。一个邻居爱好养宠物,各种名犬养了数条,他又不会教育狗只,弄得家里的狗叫声此伏彼起。一天路过他家,突然传来声响亮的“Hello”,回头看,并没有人。接着又叫,才发现这主儿新近搞来了只大型的金刚鹦鹉,挂在阳台上显摆。那鹦鹉威武雄壮、色彩斑斓,还会讲一口流利的英语。过路的人都禁不住要和它对上几句。两个月后,又从他家路过,见那只大鸟还在笼子里上下折腾。等着它讲话,可是,这一次它竟然讲出来的是“汪!汪!”的狗叫声。短短两月,它的英语全丢了,改学狗语了。真是应了那句话“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啊!很为那个邻居痛心。

鸟里面要数乌鸦最聪明也最会捣蛋了。在我上班的路上,见过一只乌鸦会叼坚果扔到马路上,待路过的汽车将坚果壳压碎,乌鸦再上去吃果实。真够鬼的!也正是这只乌鸦非常会捣蛋。每天当我在上班路上走过一个人行横道时,它会从后面的树上高速俯冲下来,在离我头顶几厘米处擦毛飞过,吓得我毛骨悚然!然后它飞落在前面不远处的树枝上侧头向下观看,得意洋洋。有次更坏,它竟然在我头顶上拉了泡屎!我悄悄地躲在远处观察,发现我并不是唯一的受害者。这家伙喜欢在那个路口和许多行人玩儿这“擦毛”的游戏。

决定要整整它。一天,我在腰里藏了根大树枝。接近那个路口时,瞄见那只乌鸦在树上蹲着正准备作案呢。绿灯亮了,我不动声色地走上人行横道。来到路中央,估计它正朝我飞来,我猛然转身,果然,一个黑影正在高速飞至,我双手握住树枝,呈打枪射击状指向它,嘴里高声嚗出“嗒!嗒!嗒!”的声音,只见它在快要飞临我头上的空中来了一个急停,看上去真像是应声中弹了。然后它狼狈地在空中挣扎着,拍打着翅膀转向侧面飞离。我随即将手中的大树枝用力地掷向它。没有击中,它加速疾飞,转眼间溜的无影无踪。打那以后,这个人行横道上的行人,再也没有受到过乌鸦“擦毛”的袭击了。

视频加载中...

上一篇新闻

Lisa新加坡芭莎三月开季封面,风格多变,超级时尚

下一篇新闻

新加坡政府发布应对冠病白皮书|黄循财:抗疫表现交给人民打分

评论

订阅每日新闻

订阅每日新闻以免错过最新最热门的新加坡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