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月03日 星期日

34年老公安当“内鬼”,为逃匿境外涉黑人员通风报信、指导其躲避侦查

撰文|高语阳

向在境外逃逸的涉黑人员通报案情进展,指导涉黑人员躲避侦查……本来在下半年就要晋升警监警衔的浙江省舟山市公安局原副调研员、法制支队政委张军儿,现在“晋监”不成,成了“进监”。

张军儿曾于2009年12月至2019年4月长期担任舟山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支队长。在这个虽然职级不算高但“手握一方重权”的岗位上,他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价值人民币410余万元,与黑恶势力人员称兄道弟。

2019年6月,张军儿被查,同年8月被双开。4月17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文剖析张军儿案件,披露了诸多他违纪违法的细节。

舟山公安系统工作34年

张军儿1965年2月出生,从1985年开始一直在舟山市(当时称舟山地区,1987年改称舟山市)公安系统任职,曾担任舟山市公安局行动技术支队副支队长、支队长。

2009年12月开始,张军儿担任舟山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支队长。2019年4月,张军儿调任舟山市公安局法制支队政委。在新岗位工作2个月后,张军儿被查。

2019年8月30日,张军儿被双开。通报中说他知法犯法,肆意插手经济纠纷,以权谋私;为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涉嫌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34年老公安当“内鬼”,为逃匿境外涉黑人员通风报信、指导其躲避侦查

在公安系统工作了34年的张军儿,在即将完成他认为是“当警察最大的梦想”晋升警监警衔的时候,落马被查。

张军儿在忏悔材料中说,自己纪法观念淡薄,即将退居二线,有想“捞一把”的思想;朋友圈过滥,甘于被“围猎”,在贪念和侥幸心理的双重驱动下不能自拔,越陷越深。

为逃匿境外涉黑人员通风报信

张军儿与黑恶势力的交集要从2012年说起。在一次饭局上,做“资金生意”的任某某与张军儿结识,因为张军儿经侦支队支队长的身份,任某某如获至宝,经常邀请张军儿一起吃饭聊天,两人逐渐熟络起来。

任某某在一次吃饭中透露自己有一套债务人用来抵债的房子,可以便宜卖给张军儿,而且可以先行借给张军儿钱用来支付房款。张军儿买下这套房之后,在后期还款过程中,任某某又免去了35万元的借款。

张军儿知道任某某的资金生意有明显涉黑倾向,但他一直包庇纵容,甚至出谋划策帮助逃避惩罚。

2018年,任某某涉黑被警方立案。已经逃往境外的任某某通过电话与张军儿联系,打听案情,张军儿成了为黑恶势力通风报信的“内鬼”。同年9月,任某某被抓捕归案,其妻子王某某再次找到张军儿,张军儿结合自己的工作经验,指导王某某如何躲避侦查。

帮助企业老板“讨债”

经济犯罪侦查支队主要负责辖区内经济犯罪案件的侦办,作为支队长的张军儿,对经济犯罪案件能否受案有重要的话语权,这项权力曾被他用来“赚钱”。

2016年下半年,外地企业老板张某找到张军儿,张某的企业与舟山本地企业发生民事经济纠纷,张某想借助张军儿的权力以刑事立案的方式威胁对方。因为民事纠纷并不在经侦介入调查的范围内,张军儿一开始拒绝了。

几天后,在夜深人静的马路上,张某拦住张军儿,把10万块钱塞到他手上。就这样,张军儿对企业老板张某的案件线索办理了受案手续,并找到舟山企业的负责人进行谈话、施压,成为企业老板张某的“讨债人”。

在这之后,2017年,张军儿再次通过化身企业老板“讨债人”,“讨债”成功后,获得“佣金”320万元。

新加坡一家外企和舟山本地企业发生经济纠纷,舟山企业欠款6000多万元。新加坡企业找到张军儿,希望他帮助施压,并承诺事成之后给320万元“佣金”。

张军儿说,自己觉得已经到了退居二线的年龄,想在这之前再赚一笔。于是,他亲自找到了舟山企业的负责人谈话施压,促成了还款一事。张军儿也拿到了自己的“佣金”320万元。

“‘晋监’与’进监’多么巨大的反差,这是我人生最大的悲哀!后悔呀!”张军儿在忏悔书中写道。不过,一切已经为时已晚。

上一篇新闻

保税油供应量翻一番舟山“国际油港”梦想成真

下一篇新闻

中科院预测中心:预计今年全球前十大集装箱港口中国占7席

评论

订阅每日新闻

订阅每日新闻以免错过最新最热门的新加坡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