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8月11日 星期四

马来西亚各阶层人才短缺影响经济复苏 员工外流到狮城是主因

新马边境于2020年3月暂时关闭前,不少本来在两地通勤的马国员工纷纷带上行李准备在新加坡住下。(海峡时报)

作者 李国豪

新加坡和马来西亚4月1日恢复通关后,两地其中一个热门话题就是,马来西亚商家纷纷大吐苦水,表示请不到人。

如果只单看某些马国官商人士针对此事的说法,外界似乎很容易解读成“千错万错都是新加坡的错”,仿佛只要新加坡不抢人,马国就不会面临人力短缺,也就不会面临经济发展问题。

诚然,本地长期面临低阶劳工短缺,马国有不少蓝领工作者到新加坡谋生确是事实。

但彭博社日前一篇文章分析,马国如今面临的难题,恐怕不仅仅是缺乏低阶劳工。

白领蓝领员工皆缺 马国经济欲振乏力

相反的,马国面对的是白领和蓝领员工不足的双重困境。

其中,白领员工的匮乏,更是马国始终无法迈向先进国家之列的主因。

这意味着,当地无法创造更多高附加价值的工作机会,薪资水平自然也就无法提升至足以留住人才的程度,进而引发高低阶员工皆短缺的恶性循环。

进一步深究白领员工为何稀缺,则势必得说回马国长年的结构性问题:种族偏差政策、国营事业及朋党利益团体影响了市场的竞争程度。

马国陷入中等收入陷阱

马国长期被视为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

中等收入陷阱,意即一个国家因某些优势达到一定收入水平后,却长期停留在该经济水平。

一般上来说,这样的国家因收入上升到一定程度,导致劳动力密集的出口业再也无法和其他低成本生产国家竞争,同时亦无法进入高附加产值市场行列。

这正是马国的缩影。

上世纪八、九零年代,马国曾经历过飞速发展,前首相马哈迪甚至曾提出马国在2020年成为先进国的宏愿。

宏愿最终成为空谈,马国迟迟无法摆脱中等收入陷阱,经济转型缓慢,无法透过高附加产值及创新产业形成新的经济发展动力。

马来西亚各阶层人才短缺影响经济复苏 员工外流到狮城是主因

马国近年来一直处于高不成低不就的尴尬局面,原因是一直无法摆脱中等收入陷阱。(路透社)

两成高学历公民移居国外

高阶人才的出走,造就了上述情形。

根据联合国统计,2015年共有183万马国人在国外居住,其中大多数集中在一海之隔的新加坡。

另外,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马国有三分之一移民属于高技术人员。马国受高等教育的人口当中,约20%往国外流动。

据分析,马国的两大结构性问题导致了高阶人才外流。

首先是独厚土著的种族偏差政策。

从数据不难看出种族偏差政策对于人才外流的影响有多大。

世界银行去年的一份报告指出,马国的华人人口虽然只占全国约两成,但大部分移居国外者都是华人,尤其在移居新加坡的马国人当中,有多达90%是华族,显见华族外流的比例甚为夸张。

市场缺乏竞争,是马国迟迟无法达成经济转型的另一导因。

国营企业插足各项重要产业,加上一些名义上虽为私人企业,但却由朋党实际把持的公司存在,造成市场竞争程度有限。

这样一个缺乏透明度及相对封闭的市场,对高学历的白领阶层而言,显然不会是一展拳脚的首选。

马来西亚各阶层人才短缺影响经济复苏 员工外流到狮城是主因

种族偏差政策及市场缺乏诱因导致不少马国高学历人士宁可到国外寻求发展。(法新社)

马国过去为了达成先进国家的目标,做了很多华而不实的表面功夫,例如国产车工业、以及一度荣登全球最高建筑物宝座的双峰塔等……

然而,如何改革种族偏差政策及加强市场的竞争诱因,把高阶人才留下,确保马国拥有推动经济发展所需的人力资源才是真正的关键。

与其追究人才外流去哪里,不如回头看看自身体制到底为何留不住人。

马来西亚各阶层人才短缺影响经济复苏 员工外流到狮城是主因
上一篇新闻

副总理黄循财:政府将改善雇佣教育等政策,确保国家发展人人获益

下一篇新闻

如何选择一个好的新加坡房屋中介,新加坡房地产经纪

评论

订阅每日新闻

订阅每日新闻以免错过最新最热门的新加坡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