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月20日 星期二

新加坡跨境支付公司M DAQ的“蚂蚁之困”

新加坡跨境支付公司M DAQ的“蚂蚁之困”

在蚂蚁金服作为投资者俯瞰东南亚时,总部位于新加坡的金融科技公司M-DAQ似乎正在走向突破。

蚂蚁金服收购了成立于2009年的M-DAQ 40%的股份,目标是在未来三年内取得多数股权。

蚂蚁系统已成为M-DAQ主要的收入来源。

但是,最初专注于蚂蚁和阿里巴巴的M-DAQ也已经逐渐多样化,一直努力寻求与新的合作伙伴进行技术上的合作,包括韩国的三星和日本电信巨头日本电报电话公司(以下简称NTT),以减轻对为蚂蚁金服和阿里巴巴电商服务的依赖。它还正在与该地区的证券交易所建立合作。

如今,由于其融资和业务进展都比较顺利,M-DAQ的现金和流动资产已经达到了5500万美元。总的来说,这是相当可观的。根据向新加坡监管提交的财务数据,该公司已经连续两年实现了盈利。

对于M-DAQ而言,让蚂蚁集团成为最大的投资者一直是它面临的一个挑战。

由于M-DAQ希望扩大其业务范围,进入利润更高的跨境股票交易世界,并探索金融科技机会,而蚂蚁在这个过程中则有可能是潜在的障碍。

这不是小事。毕竟,初创企业的破产名单都向M-DAQ表明了,过于依赖任何一个合作伙伴会遇到什么样的最坏情况。

历史重演

2017年2月,总部位于加利福尼亚的创业公司Quixey称自己为“应用程序搜索引擎”。提出该目标不到四年,该公司就筹集了由电商巨头阿里巴巴领投的5000万美元C轮融资。

阿里巴巴拥有蚂蚁金服三分之一的股份,两家公司密切合作,推出了一系列的产品。

与M-DAQ一样,作为Quixey的投资者兼商业合作伙伴,阿里巴巴为此支付了1亿美元,以采用其技术来实现应用之间的深层连结。但是双方对协议是否已经达成而争论不休,阿里巴巴对此技术并不满意。

1亿美元的全额付款从未到来,这也最终成了Quixey业务停滞的主要原因之一。

或许由于技术工作原理的不同,M-DAQ不会遭遇同样的情况。但蚂蚁的主导地位使增加新的电商客户变得越加困难,原因有两个:

即使蚂蚁说他们并没有数据共享协议,但与一家主要竞争对手并且也是投资者的企业合作是一个危险信号

此外,中美之间的政治紧张局势加剧,印度和中国的关系也越加紧张。M-DAQ的前高管曾表示,M-DAQ是一家总部位于新加坡的公司,不属于蚂蚁集团,但与中国公司的关系对某些潜在的合作伙伴起到了负面作用。

这位前高管表示:“我建议公司谨慎行事,并仔细考虑战略投资者的介入可能会影响他们的计划和扩张。” 该人要求匿名,因为他们不想看到离职员工的公开评论。

为了结束僵局,阿里巴巴向Quixey提供了1000万美元,并再借给其3000万美元,以使这家初创公司继续经营下去。但是,这笔2016年交易的条款很艰难。据Axios称,其中包括激进的清算优先权,有效地授予了蚂蚁对未来投资的否决权。

新加坡跨境支付公司M DAQ的“蚂蚁之困”

阿里巴巴在2017年2月行权,Quixey在一个月后出售IP并倒闭。

由于M-DAQ出色的业务能力和较为充沛的资金,所以M-DAQ不太容易受到这种问题的影响。但这也使M-DAQ也越来越远离蚂蚁集团。M-DAQ拒绝重蹈覆辙。

逆境中的可持续性

M-DAQ对电商合作伙伴有一个简单的建议:我们将帮助您从世界各地的客户那里收款,并提供良好的客户服务。

M-DAQ使用其跨境引擎根据客户所在的位置提供产品的本地价格,同时,如果进行购买,它还会使用本地货币付款。以前,货币兑换是由付款处理器进行的,汇率约为4%。

初创公司收取1.25%的加价。这不仅意味着更便宜,也意味着客户不必等到账单以后,才能得知转换后的当地货币支出。这也使退款流程变得更加简单。

电商合作伙伴无需支付安装费用或月费。这位前高管表示,M-DAQ的收益分享协议将平台授予每个销售加价的约75%。这实际上意味着,电商合作伙伴如果使用它们的电商技术,可以在跨境销售中额外赚取1%。

与蚂蚁金服和阿里巴巴集团(例如旗下的速卖通)及其国际电商的合作,使M-DAQ在过去几年的收入猛增。根据监管文件,年销售额从2017年的850万美元激增至2018年的3140万美元。

但是,随着M-DAQ的重心完全放在为阿里巴巴服务上,这种爆炸性增长开始趋于平缓。

根据前高管的描述,M-DAQ在2019的年收入仅增长8%,达到3380万美元,其中与阿里巴巴的相关服务占公司总收入的90%以上。

从那以后,M-DAQ进行了多元化发展,以减少对蚂蚁的依赖。其前任高管预计,与蚂蚁集团相关的销售份额将降至80%以下。当然,对于M-DAQ来说,这是一条很长的路。

在2016年末,蚂蚁开始尝试使用自己的系统,它可以取代M-DAQ的Aladdin FX产品,并开始在某些国家和地区销售。

这让前任高管感到震惊。他说蚂蚁在2015年投资M-DAQ时,特别强调了其技术功能的开发对阿里电商服务的重要性,他们说:“我们认为他们几乎可以以审计为借口访问新加坡,并查看我们的源代码。”

而蚂蚁对此则拒绝置评。

“这些断言和猜测是毫无根据的, 蚂蚁集团与包括M-DAQ在内的全球合作伙伴合作,以实现为消费者和小规模客户提供包容性金融服务的愿景。通过与合作伙伴共同创造的战略和业务协同作用与价值观,他们能够更好地为客户和小型企业提供服务,”一位蚂蚁集团的发言人说。

在2017年,这位前M-DAQ高管表示,蚂蚁对这家新加坡初创公司尚未实现业务多元化是有所关注的,之后,他们制定了使公司更具可持续性的计划。这也包括精简人员。

如今,M-DAQ的员工总数只有65人。

在B2B模式中,营销成本不是天文数字,这使M-DAQ达到了收支平衡。根据监管的数据,该公司2018年的利润为50万美元,2019年的利润为240万美元。

新加坡跨境支付公司M DAQ的“蚂蚁之困”

即便是在蚂蚁集团开始模仿他们之前,公司内部也有一种需要业务多元化的共识。

“我们认为我们现在还没有集中风险,”一位M-DAQ现任的资深员工说。员工以匿名的身份发言,因为他们无权与媒体交谈。他们表示,技术行业具有竞争优势,M-DAQ一直致力于开发其技术以使其达到最佳状态。

无论如何,M-DAQ都将以一种更可持续的方法将钱存入银行,并在筹集资金时获得很高的估值。当三星和NTT在2019年11月投给M-DAQ1000万美元时,估值达到了3.72亿美元。

但是,金钱并不是万能的。蚂蚁的介入可能并未使公司破产,但事实证明,这对M-DAQ及其雄心勃勃的计划造成了更大的麻烦。

比金钱更具价值

M-DAQ公开了其上市的意愿。 其网站上的图表声称上市将在2020年或2021年进行。鉴于疫情爆发的影响,上市规划时间表可能有所延迟。但是,除了一般的全球经济确定性之外,M-DAQ还等待着电商以外的赌注所带来的回报。

Koh执行长创办了这家公司,以使股票交易在世界范围内能够更加便捷,并致力于将其技术融入股票交易中。该公司已与泰国证券交易所(SET)进行了集成,但目前两者都仅用于价格查阅而不是交易。

M-DAQ希望进一步建立合作伙伴关系,以便将来任何国家的散户投资者都可以在任何一家交易所和其他潜在合作伙伴处购买股票。

一名现任员工表示,如果该公司甚至可以进行一小笔交易,其一天的交易量就将超过其电商业务一年的收入。

他们说:“每笔交易的价差较小,但总交易量却很大。” 他们补充说,交易所的投资者将受益于每笔交易仅五个基点的外汇汇率,即1%的百分之五。

新加坡跨境支付公司M DAQ的“蚂蚁之困”

M-DAQ还通过与日本NTT的合作关系进一步探索金融科技机会。

2020年10月7日,NTT和信用卡公司JCB(前称日本信用局)宣布计划在2021年推出面向日本旅客的手机钱包。

该应用程序的功能将包括虚拟信用卡和计程车/餐厅预订,但其核心的两个M-DAQ功能是:跨境汇款和“实时汇率”货币对22种全球货币的兑换。

“软膏上的蚂蚁”

上述资深员工说:“事后看来,我们也有不少收获,而蚂蚁集团给了我们巨大的突破,进入了电商领域。”

“例如,由于阿里巴巴对其所有供应商和合作伙伴的要求很高,我们的技术和基础架构必须提升以满足他们的需求”。

这也有助于M-DAQ吸引三星和日本NTT进军新市场。

像许多创业故事一样,M-DAQ的情况可能大不相同。在蚂蚁集团进行投资时,该公司曾经过一段困难的时期,该时期在其拟议的B系列投资交易于2012年10月失败后,在其网站上被描述为“死亡谷”。

一年后的2013年10月,M-DAQ在完成一项融资交易之前进行裁员,投资者包括中国的金沙江和总部位于新加坡的Vickers Venture Partners。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新加坡风险投资高管说,在蚂蚁投资与M-DAQ达到收支平衡之间的迷茫时期,M-DAQ执行长许小龙曾试图出售该业务或通过IPO将其公开发售。这位高管寻求匿名,因为他们不想对非上市公司发表评论。

这位风险投资高管补充说,潜在的投资者因蚂蚁的强势地位和其主导的业务伙伴关系而推迟了交易。

尽管如此,情况并没有恶化到Quixey的水平。

“不幸的是,公司(Quixey)的发展没有达到预期,董事会决定终止业务。”阿里巴巴在公司关闭时发表的简短声明。

在M-DAQ的案例中,如果蚂蚁能够成功地将业务扩展到电商领域以外,那么它所面临的多元化挑战可能是机缘巧合带来的利好。

尽管双方都可能继续前进,但蚂蚁仍在M-DAQ头上蒙上了一层难以忽视的阴影。

上一篇新闻

人人喊打的塑料袋,其实比纸袋和布袋更环保

下一篇新闻

新加坡现代农场开发启示

评论

订阅每日新闻

订阅每日新闻以免错过最新最热门的新加坡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