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月15日 星期一

中资“本土”航司乱战柬埔寨

更多可刷微信或微博“航旅圈”,加入航旅圈俱乐部(微信群)参与探讨和互动,可加微信hanglvquan

几天前,一条代理人向柬埔寨中资航企追债的微博引起了小圈的注意。

中资“本土”航司乱战柬埔寨

巴戎航空由中国航空工业旗下幸福控股投资,运营国产新舟60涡桨支线飞机,事实上在柬埔寨投资运营航企的,不止中国航空工业一家中资。

航旅圈曾在2017年写过一篇有关柬埔寨中资航企的文章:李昆现身澜湄航空开航仪式 中资扎堆柬埔寨建航司。两年过去了,柬埔寨的中资航企们是否安好?今天,小圈就来扒一扒柬埔寨航司的现状。

市场很小,航司扎堆

柬埔寨目前仅有3座主要机场,据官方统计,三座机场在2018年的合计吞吐量首次突破1000万人次。这一数字,与国内的大连、温州、宁波、珠海等非省会城市相当。不难看出,柬埔寨的航空市场很小。

中资“本土”航司乱战柬埔寨

数据来自AIRSAVVI

虽说市场很小,柬埔寨却“盛产”航司

目前,柬埔寨仍在运营的航司包括柬埔寨吴哥航空(Cambodia Angkor Air)、柬埔寨航空(Cambodia Airways)、JC国际航空、澜湄航空、天空吴哥航空(Sky Angkor Airlines)、百善航空。

还有几家航司在最近一年停飞,包括KC国际航空、巴戎航空,以及小星球航空在当地的子公司。此外,还有Damei Airlines、Prince International Airlines等多家航司正在筹建。

这些航司中,涉及中资背景的超过一半!包括景成集团(瑞丽航空的母公司)投资的JC航空、原深航总裁李昆投资的澜湄航空、来自四川的资本投资的KC航空、中国航空工业投资的巴戎航空、金界集团投资的百善航空、太子集团投资的柬埔寨航空,还有不久前被中资竞得的柬埔寨吴哥航空。

虽然航企众多,呈现“乱战”局面,但这些公司大致可以分为两类:


局内的“四大航”

1、柬埔寨吴哥航空

九家公司中,柬埔寨吴哥航空是柬埔寨的国家航空。这家公司最初由柬埔寨政府和越南航空于2009年成立,截至目前有3架A320、1架A321和3架ATR72。

中资“本土”航司乱战柬埔寨

长期以来,吴哥航的发展可以用“佛系”来形容。除了柬埔寨市场体量较小外,重要原因是资方越南航空因担心柬埔寨市场崛起后影响其在胡志明枢纽的建设,对吴哥航的发展和柬埔寨市场开发有所限制。

而柬埔寨政府虽有不满,但无奈本国无论是资金还是管理人才都较为匮乏,只能忍气吞声。

中资“本土”航司乱战柬埔寨

数据来自AIRSAVVI

不过航旅圈了解到,不久前,一家香港公司已通过竞标成为吴哥航的重要股东,未来吴哥航也有望与中国内地在航线/资本等层面形成更紧密的联动,吴哥航的管理层也预计会出现不少中国面孔。


2、柬埔寨航空

相比前一家公司,以房地产开发为主业的太子地产集团下的柬埔寨航空听起来反而更像是国家航空,这家公司也一直希望扛起国家航空的大旗,官网上甚至写了“以柬埔寨载旗航空为己任”。

中资“本土”航司乱战柬埔寨

这家2018年7月完成首航的公司,号称计划在五年内引进20架A320系列飞机,开通柬埔寨至中国大陆和香港、澳门、台湾,以及东南亚、东北亚的航线,远期目标是开航澳大利亚和欧洲。

由于背靠大树,柬埔寨航空成立伊始,业界普遍认为其将是一个强劲的对手,而在运营一年后,该公司发展并未如预期,运营的飞机只有4架A320系列飞机,还推迟了部分飞机的引进。境外航点主要包括福州、温州、成都、澳门、曼谷等。

中资“本土”航司乱战柬埔寨

数据来自AIRSAVVI

消息人士透露,这与该公司管理层变动比较频繁,且很多不是民航管理专业出身有关。


相比上面两家有些“佛系”的载旗航竞争者,接下来要说的这两家公司,可以说是近年来柬埔寨发展得最快的航司了,开航后也迅速打入中国市场。

3、JC国际航空

2014年6月,景成集团注册JC国际航空,此时距离景成集团在云南成立的瑞丽航空首航仅过去一个月。这家公司因与四川农业大学“撞logo”而被大家熟知,还聘请了原中国民航局副局长夏兴华担任董事长。

中资“本土”航司乱战柬埔寨

在2017年3月首航时,JC航空以金边为主运营基地。后来,由于景成集团在西哈努克港投资了酒店、购物中心、娱乐会所等旅游资源,JC航空运营的重心逐步向西港转移,并与瑞丽航空的航线网络进行协同。【相关:对话|瑞丽航空总经理:小型航司就要快狠准

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拥有5架A320飞机的JC航空在短短一年内密集开通了西港至香港、重庆、天津、深圳、南宁、泉州、澳门、武汉、厦门、南昌等国内城市的航线。不过最近的运营应该比较捉襟见肘,原因见后面。

中资“本土”航司乱战柬埔寨

数据来自AIRSAVVI


4、澜湄航空

在JC航空开航半年后,由原深航总裁李昆掌门的澜湄航空也开张营业。【回顾:李昆现身澜湄航空开航仪式 中资扎堆柬埔寨建航司

中资“本土”航司乱战柬埔寨

彼时澜湄航空的发展计划是以金边、暹粒和西哈努克港为三基地运营,打造澜湄六国机上、机下、线上、线下特色产品展销平台。

如今,澜湄航空运营着7架A320系列飞机,开通航线超过30条。澜湄航空还在今年入股菲律宾皇家航空,并提供2架A320系列飞机。凭借着“7+2”的机队规模,澜湄航空已坐上了柬埔寨最大基地航司的位置。

中资“本土”航司乱战柬埔寨

数据来自AIRSAVVI

除了客运方面,澜湄航空还布局航食、维修和物流等支持航空运营、提升航空收益的业务板块。

短短两年时间内,澜湄航空已经完成申请航食经营许可,申请并取得柬、中两国民用航空器维修资质,成立南亚飞机维修工程公司,还建立了澜湄航空物流,以空运、海运多形式开通了柬埔寨、中国、菲律宾、帕劳、泰国等专线。此外,澜湄航空还有意创办柬埔寨首家在线电商。

中资“本土”航司乱战柬埔寨


徘徊者和退局者


1、天空吴哥航空

在中资扎堆进入柬埔寨民航市场前,这个市场真正的“霸主”,是柬埔寨与韩国合资的天空吴哥航空。

中资“本土”航司乱战柬埔寨

由于韩国和柬埔寨长期的经济合作,柬埔寨一直是韩国游客的热门目的地,也有大量的韩国人居住在柬埔寨。即使在中国取代韩国成为最大客源国的今天,暹粒街头依然能看到很多韩语标识、韩国游客的大巴。

不过随着柬埔寨的天空越来越拥挤,新兴航企开通一批又一批中国航线,曾经的霸主并没有积极地应对措施,市场份额也在不断下降。


2、巴戎航空

这家由中国航空工业旗下幸福控股投资成立、运营国产新舟60涡桨支线飞机的公司,有些“生不逢时”,现在已经停飞多时。

中资“本土”航司乱战柬埔寨

按理说,柬埔寨这样的市场体量,是比较适合支线航空发展的,但直到今天,柬埔寨的支线航空发展都可以用“0”来概括,因为除了三家主要机场,柬埔寨就没有小型的支线机场。

知道支线航空行不通,巴戎航空也曾一度传出引进A320飞机的消息,但最终并没有结果。而新舟60飞机的航程也不足以开通中国航线。如果这家公司当初成功引进A320,或许也能在今天火爆的中柬旅游中分一杯羹。

此外,百善航空、KC国际航空、小星球航空等公司,或是因为母公司在柬埔寨没有航空上下游的产业,无法在激烈的竞争中获取到足够的客源,或是因为母公司财务状况不佳受到牵连,徘徊不前或是已经退出市场。


困局在哪,出路在何方?

通过柬埔寨的航空公司的成立与退出,我们不难看出航企在柬埔寨发展面临的重重困难。

1、机场不“认亲”

这是柬埔寨航企面临的最大挑战。管理柬埔寨三家机场的机场公司目前由法国万喜集团控股,不仅没有财政补贴支持,而且是垄断经营状态。柬埔寨的机场也不像其他地方会扶持基地航司,基地航司与外航被“一视同仁”,拿不到优惠政策和补贴。

柬埔寨机场各种服务的收费十分“国际化”,能够对标香港、新加坡等一线机场。知情人士透露,像是起降费、地面服务费等,比中国和柬埔寨周边的东南亚国家都要高。而像加清排污费、客舱清洁费等,国内收300人民币的柬埔寨收300美元,国内收1000人民币的柬埔寨收1000美元,足足贵了几倍!

因此几家中资航司,但凡能在外站做的工作,坚决不回主基地做,甚至矿泉水都是从中国拉过去的。


2、飞机不好修

截至目前,本地没有一家成熟的MRO,比较高等级的维护维修工作依赖境外的MRO,普通的维护维修虽然航司自己能做,但机队规模不大,却要储备大量航材,这对于众多小型公司来说,带来了非常大的压力。

相信这也是澜湄航空要筹建自己的MRO的原因之一,既能解决自己修飞机的事,降低公司运营成本,还能承担境外航司在柬埔寨的航线维修业务,赚点“外快”。


3、专业人才找不到

由于柬埔寨民航业基础很薄弱,从业人员本就不多,要找到管理层人才或是飞行、维修这类技术岗的人员,更是难上加难。因此,不少公司都选择聘请外籍人才,此前中资扎堆进入柬埔寨,就从各个机场航司挖走了不少人。

航旅圈了解到,由于柬埔寨对招聘外籍员工没有限制,目前JC航空、澜湄航空等航司,中国籍员工占比达到近一半,包括机务等各个岗位,且管理层大部分都来自中国

这也带来了另一个问题,钱。据了解,在柬埔寨,同一岗位当地人的收入和外国人的收入差距达到数倍甚至数十倍,引进越多外籍人才,就意味着成本会翻倍增长。这对于本就要面对市场不大、消费水平不高的柬埔寨航企,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4、西港“变天”

在此之前,柬埔寨航司开通大量至西哈努克港的航线,原因之一就是西港的博彩业吸引很多游客。

不过在今年年中,柬埔寨总理洪森下令今年内必须清除所有非法网络赌博,并联合中国警方抓捕了大量非法网络赌博人员。下半年,包括中国人在内的大批外国人撤离西港。西港相关航线的客座率也受到了明显的影响,这两年成批新开的西港航线加剧了对航司的冲击。


虽然困难重重,对于民航基础薄弱带来的经营难题,柬埔寨本国政府已经意识到问题的所在,并开始行动。

预计在2020年,柬埔寨将迎来第四座机场——国公省七星海新机场。这座机场由天津优联投资发展集团开发建设,将成为柬埔寨第一个4E级国际机场。这座机场初期可满足年吞吐量75万人次,将作为柬中投资开发实验区的一部分,推动七星海旅游度假特区发展。

中资“本土”航司乱战柬埔寨

而规划距吴哥窟40公里,距暹粒市区51公里的暹粒新机场,也有望在2022年前后建成启用。这座机场由云南投资控股集团建设和运营,协议到期后移交柬埔寨政府。

该机场投用后将显著推动柬埔寨空港设施升级,有效缓解旅游业增长给民航带来的压力。

中资“本土”航司乱战柬埔寨

此外,由海外柬华投资公司负责的金边新机场,有望于2023年投入运营。位于柬埔寨和泰国边境的波贝机场,计划在2020年动工。

位于国公省王家军市的前国公省机场有望重新建设启用。

柬埔寨政府还计划在蒙多基里省兴建一座机场,挖掘东北省份的旅游潜力和进一步推动区域发展。

不过,由于此前柬埔寨与法国人签署的机场独家经营权协议将持续到2040年,柬埔寨政府将不得不为违背协议赔偿一大笔钱。

这样的“断臂求生”,是否能给柬埔寨的民航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本土航企能否翻身盈利,对于中资扎堆柬埔寨航空市场,你又怎么看?欢迎留言探讨

上一篇新闻

国航一新加坡飞北京航班备降广州

下一篇新闻

「一起飞®航旅快讯」5月4日更新

评论

订阅每日新闻

订阅每日新闻以免错过最新最热门的新加坡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