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7月02日 星期四

再造新加坡:历史转折中的1819年

回顾历史,1819年的世界

乏善可陈,几无亮点

1819年,既没有发生震古烁今的大发明,也没有发生开天辟地的大事件。

此时此刻,西方列强正忙着打土豪、抢地盘、分田地、争权利、夺资源:

1819年,美国人从西班牙人手中夺走了佛罗里达;

1819年,在法、英、西班牙相互争夺200多年后,阿拉巴马州加入联邦,成为美国第22州;

1819年,自由主义经济学家大卫·李嘉图在英国议会下院购买了一个代表爱尔兰的席位,占据该位直到1823年去世为止;

在东方,正值嘉庆二十四年,清廷正整章立制:宗室犯事先摘顶带,定蒙古地区安设卡伦巡缉章程。

……

1819年,在历史的某个角落里,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带领一支七拼八凑的杂牌军,重新发现了地球上的一个小红点,从此开启了一个港口

小国大业的现代化征程。

这个人就是史丹福·莱佛士爵士,

这个港口就是新加坡,

这一年就是新加坡

历史转折中的1819年,

这一发现将重塑国际贸易版图。

背景介绍

1776年英国人瓦特改良蒸汽机,英国借此完成工业革命,国力如日中天,急需扩大海外殖民地,开辟新市场和原料产地。英国在东南亚的殖民地槟城和明古连位置不佳,太过偏远。为了摆脱荷兰在广大东南亚地区的商业垄断地位,英国东印度公司急欲开辟新战场。

旧势力猖獗横行,

唯一的破解方法就是破旧立新。

为此,莱佛士

操碎了心,

跪烂了膝盖,

嚼烂了舌根。

更多背景介绍,请参见广角镜视角:

新加坡历史:从混沌到现代

第一幕

1818年9月,担任苏门答腊明古连总督的莱佛士前往印度加尔各答述职,见到黑斯廷斯总督愁眉苦脸,摇头叹气。

莱佛士上前问道:

尊敬的总督大人,何事让您如此忧愁?

黑斯廷斯压低声音,摇头晃脑说道: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默然忍受命运的暴虐的毒箭,或是挺身反抗人世的无涯的苦难,通过斗争把它们扫清。这两种行为,哪一种更高贵?死了,睡着了,什么都完了。要是在这一种睡眠之中,我们心头的创痛,以及其他无数血肉之躯所不能避免的打击,都可以从此消失,那正是我们求之不得的结局。

莱佛士很困惑,不知道总督何意,试探性地回答道:

你看这一个的相貌多么高雅优美:太阳神的鬈发,天神的前额,像战神一样威风凛凛的眼睛,像降落在高吻穹苍的山巅的神使一样矫健的姿态;这一个完善卓越的仪表,真像每一个天神都曾在那上面打下印记,向世间证明这是一个男子的典型。啊,大人,我愿倾尽一生,借你片刻欢愉。

黑斯廷斯:

少来这套,一边儿玩去。

莱佛士:

请说人话。

黑斯廷斯:

近来帝国开销极大,而我司贡献较小,大BOSS甚是失望。眼见生意越做越差,这样下去,还想不想要不要在帝国混了?

莱佛士:

大人所言极是。小人愚见:都是荷兰人的错,偏偏碍着我。

黑斯廷斯:

此话怎讲?

只见莱佛士摊开地图,拿出鹅毛笔,在纸上圈圈点点,慷慨激昂地说道:

今天下大乱,列强大国不思进取,不求发明创造震古烁今福荫八方,只知抢地盘、分土地、争权利、夺资源,以邻为壑,杀鸡取卵,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而吾等未能居其中,行其事,尽其用,得其利,实乃憾事耳。今东南亚尽入荷兰彀中,荷兰人探囊取物,坐地生财,如入无人之境。其性动,其势强,其面广,其地险,其人恶,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不可不察也。

黑斯廷斯:

卿之言甚得吾心。然欧洲战事正酣,荷兰乃吾国反法盟友。汝曾屡次上言,皆被驳回。汝意何为?

莱佛士:

臣本布衣,受人资助,勉强入学。

中途离校,混迹于世,食不果腹,衣不蔽体,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

我司不以臣卑鄙,猥自枉屈,聘臣为文书,托臣以书当世之事,由是感激,遂许身驱驰。

后值壮年,受任于槟城,奉命于爪哇,尔来十有三年矣。

鄙人不才,作《爪哇史》,受封爵士,委任总督。

受命以来,夙夜忧叹,恐托付不效,以伤女王之明,故三月渡泸,深入不毛。

今南方已定,兵甲已足,当开疆拓土,开埠设点,纵连南北,横贯东西,以抗荷兰,彰显国威,招财进宝。此臣所以报女王而忠我司之职分也。

黑斯廷斯:

若此言不虚,此事可成,吾心甚慰。

莱佛士:

今天下英雄,惟使君与佛耳!大丈夫生于乱世,当带三尺剑立不世之功!

黑斯廷斯:

别扯这些没用的,我就问你咋整?

莱佛士:

我上面已经说过了。

黑斯廷斯:

那你下面给我翻译翻译。

莱佛士:

现在,东来亚地区几乎全被荷兰控制,荷兰已垄断东南亚所有的商贸活动,来往商船不仅得交买路钱,还得看它脸色。我国呢,只有槟城和明古连这两个偏远地方,地理位置不佳,靠它们去和荷兰竞争几乎是不可能的。这样一来,我国几乎被排除在外,无法插手东来亚事务,更不可能吃拿卡要了。

黑斯廷斯:

嗯,形势很严峻,咱们能硬来吗?

和荷兰人打一架?

莱佛士: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打架是不可能打架的,这辈子不可能打架的,求人又不会,只能另搞一套,才能维持得了生活这样子。

黑斯廷斯:

那你觉得在家好还是在这里好?

莱佛士:

来这里感觉像回家一样,我一年回家一次,大年三十晚上我都不回去,就平时家里出点事,我就回去看看这样子。

黑斯廷斯:

为什么?

莱佛士:

在这里面的感觉,比家里感觉好多了!在家里面一个人很无聊,都没有朋友,女朋友玩 ,这里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超喜欢在这里。

黑斯廷斯:

那咋整?

莱佛士:

破旧立新,再造系统。

在东南亚再建一个贸易战,代表大英帝国来抗衡荷兰人。

黑斯廷斯:

在哪建?

莱佛士:

布吉岛!

黑斯廷斯:

普吉岛,这是在泰国呐,你确定不是在搞笑?

莱佛士:

什么跟什么啊,布吉岛就是不知道。

黑斯廷斯:

你TM这是在逗我玩呢?

莱佛士:

大人,不敢不敢,是真的不知道。

黑斯廷斯:

你也真敢说,不知道的事都能说得天花乱坠。

莱佛士:

哪里哪里,大人过誉了。

我莱某走南闯北,靠的就是能文能武,与众不同,不光说学逗唱,更要吹拉弹拍。

黑斯廷斯:

好了好了,你还上瘾了,你咋不上天呢?说正事!

莱佛士:

根据历史记载,马六甲曾是举世闻名的国际贸易中心。后来,荷兰人控制马六甲后,倒行逆施,赶尽杀绝,把马六甲吃干榨尽,导致此地迅速衰落,被柔佛廖内港所取代。这说明这一地区位置极佳,潜力极大,只要将商贸据点建在马六甲海峡一带,就可以为我所用,重现昔日荣光。

黑斯廷斯:

看来,你那本历史书没白写。

莱佛士:

现在只是有了一个大致范围,具体地点还不知道,当务之急是要抢占先机,发现占领控制这个地方。

随后开始搞事情:升国旗,派驻军,建站点,收路费,抢宝贝,交国库,一气呵成,大业可成。

黑斯廷斯:

待你凯旋归来,许你山河万里。

帝国日不落,把酒话婆罗。

莱佛士: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晚了就被人抢走了。我先途径槟城,然后一路南下,直到找到为止。请大人速速决断!

黑斯廷斯:

兹事体大,容我三思。

你且退去,等吾消息。

莱佛士:

且怀虚心,静候佳音。

第二幕

1818年12月30日,黑斯廷斯召见莱佛士。

黑斯廷斯:

莱佛士听令,我以女王的名义授命你前去寻找新的贸易据点。

来人,请速速挑选一批步兵和炮兵组成敢死队,由莱佛士统领,派出一艘军舰护卫莱佛士一路前行。

莱佛士:

请大人放心,我为帝国而战!

于是,一行人上路了,他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第三幕

在槟城,莱佛士见到了少校威廉·法夸尔。

两人一见如故,一拍即合,立马化身CP好基友。

法夸尔:

在马六甲海峡建站设点以遏制抗衡荷兰,是你我共识。CP同心,其利断金。我与廖内皇室有交情,曾经答应他们由英国保护马六甲海峡南端区域,共抗荷兰,现在总算能派上用场了。

莱佛士:

好基友,神助攻!

走,我们去廖内,拿回本该属于我们的东西!

于是,他们去了廖内群岛。但世事难料,荷兰人已经占领了廖内群岛,并控制了全部领土。

既然廖内不可得,那就继续寻找。

他们向北驶向棋樟山岛(圣约翰岛),发现这个岛地理位置非常好,就是面积太小,恐怕容不下身体、安放不了灵魂。

无奈和遗憾之下,他们只好放弃,继续寻找更大更合适的岛屿。

第四幕

1819年1月28日,本是一个平凡的日子,天气晴朗,万里无云,风平浪静,莱佛士一行人正在船上聊天吹牛。

突然,有个水手叫了起来:

快看,陆地!

莱佛士聊得正起劲,被这叫声打断,很不耐烦地说道:

瞎嚷嚷啥,没看到老子正爽着呢?

水手很委屈,为了掩饰心中地惶恐,他开始忽悠起来:

大人,我们可能发现了新大陆!新加坡将因您而荣耀,帝国将因您而辉煌!

莱佛士听到水手满嘴跑火车,略有不爽:

胡说八道!哪来的新加坡?亲,今天你是穿越了吗?

水手见到自己糊弄不了莱佛士,只好小声嘀咕道:

我瞎猜一下又怎么了,万一蒙对了剧透了可别怪我。

莱佛士知道水手并无恶意,并不再搭理他。

他走到船边,看到前面真有一块岛屿,岛上郁郁葱葱,一眼望不到头。

他不禁兴奋起来,从水手手上取过望远镜,仔细地观察眼前这个岛屿。从望远镜中可以清楚地看到,这块土地似乎很大,好像也没有士兵守卫海岸线。

他预感这就是一直在寻找的新大陆。

多年的殖民经验告诉他:入侵和开发一块新土地需要谨慎行事。作为一个外来者,可能会遇到各种抵制和反抗。

莱佛士现在最担心的是,这块土地已经被荷兰人占领了。本来是为了避免与荷兰人正面交锋而寻找新大陆的,如果荷兰人已经抢先一步,那他们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空欢喜一场,只好继续寻找。

莱佛士想了想,决定先派一个探子前去摸摸底,然后再作打算。

于是,他招集队伍,说道:

为了防止世界被破坏,为了维护宇宙的和平,贯彻爱与真实的邪恶,我们是穿梭在宇宙中的火箭队,黄金,肥沃的土地在等着我们。你们谁愿意去眼前这个岛屿上开垦处女地?

这时,有一人从人群中走出来,只见他浓眉大眼,面若冰霜,走路带风,声如洪钟:

大人,某愿往。

莱佛士一眼便认出了他,此人乃中国木匠曹亚志,素来勤劳能干,精明勇武,在槟城招兵买马时,便看中了他。此刻他“自告奋勇” ,也不奇怪。

其实,曹亚志内心深处也不愿帮着英国人干这种殖民勾当,只是寄人篱下,形势所然,现实所迫。多次经验告诉他,在被动前要先争取主动,因为有些事是逃不掉的。

莱佛士心中窃喜,说道:

嗯,这位水手不错。等事成之后,论功行赏。谁愿同往?

队伍中没人回应,气氛开始有一点尴尬,渐渐尴尬到爆炸。

莱佛士只好开始点将:

你,你,你瞅啥,再瞅削你,还有你……一共20名水手同曹亚志前去探路。此番前往,不知虚实,你们一定要小心。如果岛上有荷兰人派兵驻守,那你们要见机行事,不可鲁莽:如果被抓住了,要么诈降,要么自尽。如果岛上没有荷兰人,那你们竖起一面英国国旗,以此为暗号,我们便知岛上安全,随后登陆。

曹亚志看了看莱佛士点名的水手,有印度人,有马来人,就是没有英国人,他心中骂道“妈的,真是拿我们不当人”,嘴上却允诺道:

是,大人,保证完成任务。

于是,曹亚志和20名水手乘坐小船前去小岛。他们到达岛屿后,没有遇到袭击,随后四处打探,发现没有荷兰人,只有马来人、华人和少数的海人。当地的马来人对他们没有敌意,告诉他们这个岛叫新加坡拉,由马来人的天猛公(官职名称,相当于警察长)管理。

于是,曹亚志按照约定在山上竖起一面英国国旗。

国旗在风中随风飘扬,好像在说:“此地安全,钱多,速来。”

看到国旗招展,莱佛士心情舒畅,他对士兵说道:

眼看天黑了,大家也累了。

今天大家在此好生休息,明天一早登岛!

第五幕

第二天,1819年1月29日,莱佛士和法夸尔亲自登岛,并拜访了天猛公阿都拉曼。

莱佛士:

大人,我先作个自我介绍。我从西方英国而来,在东南亚寻找贸易站点。一路颠沛流离,至此福地宝岛。今日相见,实乃缘分。

天猛公:

欢迎光临,岛上贫瘠,如有招呼不周,请多多包涵。

莱佛士:

大人,客气了。名人不说暗话,我看上这儿了。能不能借此宝地建立贸易站点?

天猛公:

我们这个小渔村,偏远落后:人口稀少,整个岛加起来也就1000多人,大多数是被马来人同化的当地土著,还有几十名中国人。土地也没开垦,长满杂草。大家平时辛辛苦苦抓鱼和种田,勉强混口饭吃,最大的娱乐爱好就是玩泥巴。最要命的是,没有城墙,没有防御工事,经常遭到海盗袭击。哦,我说的不是你们。你们是gentlemen,我们毫无还手之意,这也是你看到的。你说说,这个鬼地方我们都不想继续呆下去了,你咋就看上这儿了呢?

莱佛士:

既然你诚心诚意的发问了, 那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这块地方,虽然现在荒凉,但以后必定繁华。

一是因为历史辉煌是昔日明珠,说明底子好,只是因为荷兰人经营不善所以衰落;

二是因为地理位置好,位于马来半岛最南端,靠近马六甲海峡,最主要是位于印度和中国之间的主要贸易路线上,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三是基础设施还不错,拥有天然深港、淡水供应和用于修理船只的木材。如果在新加坡建立中转和补给站,那么欧洲商船可经由马六甲海峡先到达这儿,再抵达中国,比旧航线缩短了1000公里的路程。

我大英帝国就此卡住了东西方的脖子,自然是生意兴隆通四海,财源滚滚达三江。

天猛公:

先生高见,计安天下。

吾有一惑:是借还是抢?说清楚。

莱佛士:

是借,当然能送给我们也是极好的。

天猛公:

是借还是送,我都做不了主。

我只是个打工仔。

莱佛士:

老板是谁?

天猛公:

老板是柔佛苏丹,他的地盘他做主,你们得经过他的同意。

莱佛士:

柔佛苏丹?我们来时路经廖内群岛,荷兰人已经占领了柔佛。这就是说,柔佛苏丹也只是个打工仔,真正的大BOSS是荷兰人。TMD,搞来搞去还是绕不开荷兰人。

天猛公:

此事说来话长,一言难尽。

莱佛士:

我有酒,你有故事吗?

天猛公:

人逢知己千杯少,看在你我同是打工仔的份上,我想大声告诉你,荷兰人一直在马来世界里。

莱佛士:

为你,我用了半年的积蓄,漂洋过海的来看你。在漫天风沙里,请叨叨到忘乎所以。下面,请开始吹牛逼!

天猛公:

得劲。这是一部霸屏宫斗剧。

剧情是这样子的:1813年,前苏丹妈末沙快要去世时,指定长子东姑隆继承王位。按照马来习俗,在苏丹去世时,王位继承人必须陪伴左右。可是剧情就是这么狗血,当时东姑隆在彭亨举行婚礼,无法及时赶回来。因为这个时间差,苏丹的幼子借助其他势力武吉斯副王,趁机篡位。就这样,东姑隆失去了他的王位,再也回不来了,只能流亡在廖内。可真是冲发怒冠为红颜,爱江山更爱美人。

莱佛士:

这就是说现任苏丹所继承的王位没有合法性。

天猛公:

是啊,所以苏丹国派系林立,相当一部分官员内心效忠东姑隆,认为他才是正统。

莱佛士:

嗯,容我三思。有了,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天猛公:

大人,但说无妨。

莱佛士:

既然柔佛苏丹内乱,作为和平与正义的使者,大英帝国不能坐视不理,袖手旁观。我们希望扶植东姑隆即位,理顺柔佛朝政。

天猛公:

大人,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莱佛士:

因为我们爱好和平。哈哈,开玩笑啦。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既然现任柔佛苏丹为我们的敌人荷兰所控制,那他的敌人东姑隆就是我们的朋友。更何况他还是正统,拥立他名正言顺,深孚人心。当然我们也不是做慈善的,我们只有一个条件。

天猛公:

什么条件?

莱佛士:

很easy,那就是东姑隆同意英国人在此地建立贸易站点,他当了苏丹也就没荷兰人什么事了。

天猛公:

就这?

莱佛士:

对啊,就酱。

天猛公:

这是一笔好买卖,东姑隆肯定会同意。

莱佛士:

这是我们的一贯风格:在谈判中,给出一个对方无法拒绝的条件。 同时,我还需要你的帮助。

天猛公:

我能帮什么忙?我只是个打工仔。

莱佛士:

说了这么多,当务之急是要找到他。你对这儿比较熟悉,需要你帮助我们把他偷渡过来。并且你作为这儿的长官,我们建站了之后还得多多麻烦你。

天猛公:

这个嘛,好说好说。不过,此事风险较大,事成之后,我有什么好处?

莱佛士:

我会向东姑隆替你美言几句,保你加官进爵。同时,我们会给你美元,US dollar,让你财源广进。

天猛公:

此事甚好,空口无凭,我们得签订一份协议,签字画押。

莱佛士:

这样最好,英国人就喜欢这种“契约精神”。协议这样写:英国人帮助东姑隆夺回王位后保证天猛升官发财,作为回报,天猛公要同意英国东印度公司在新加坡拉建立一个贸易站点,当东姑隆正式成为柔佛苏丹后,也必须同意这份临时协议并签立正式协议。

天猛公:

一言为定!

第六幕

在天猛公的帮助下,莱佛士成功地将东姑隆偷运回新加坡。

莱佛士:

尊敬的东姑隆苏丹,我们总算是找到您了。

东姑隆:

我乃流亡逃犯,不是什么苏丹,你们认错人了。你放我走吧。

莱佛士:

先生,无需疑虑,我们请您来就是为了让您重新成为苏丹。

东姑隆:

大人莫要取笑了。天底下还有这等好事。

莱佛士:

天上还真能掉下馅饼。就看先生吃不吃了,以及愿不愿意也给我们吃一口。

东姑隆:

此言何意?

莱佛士:

这是一笔双赢的买卖:我大英帝国承认先生为合法的柔佛苏丹,给予您苏丹胡申的头衔,并每年给予您5000美元和天猛公3000美元的报酬;作为回报,您将给予英国人在新加坡设立贸易站的权利。

东姑隆:

就这么简单?

莱佛士:

就这么简单。这儿是我们准备的一份三方协议,您若觉得没问题,那咱们就签字。

东姑隆:

诺。

1819年2月6日,新加坡拉张灯结彩,锣鼓齐鸣,欢乐祥和。英国人为东姑隆举行正式即位仪式,正式立为柔佛苏丹,号称苏丹胡申,莱佛士成为新加坡总督。

随后,莱佛士、东姑隆、天猛公签订正式条约,大英帝国的国旗在新加坡空中迎风飘扬。

新加坡历史翻开了新的篇章:现代新加坡诞生了。

为方便统治马来族,莱佛士便让马来苏丹和贵族在这里设立了王宫和府第。当时总督府就设在福康宁山上,莱佛士本人的官邸也建在这里。

数日后,莱佛士颁布他的“以商为本”的施政方针:

1、新加坡为自由港,除烟酒和殖民地政府专卖的鸦片烟之外,一切进出口货物都免征关税,允许商人自由买卖,以促进转口贸易的发展,增强在东南亚的竞争力,繁荣通往中国广州的航线。

2、为营造良好的营商环境,建立法律和警务等安全保障体系,让商人们既来之则安之。

3、对土地及其他不动产进行登记,有恒产则有恒心。

……

一周后,莱佛士前往槟城,将新加坡交给法夸尔打理。

1819年6月26日,莱佛士、东姑隆、天猛公签署第3份协议。

英国人在新加坡建立傀儡政权的行为让荷兰人颇为不爽。他们认为新加坡是柔佛州的一部分,应由荷兰人控制,英国人这么横刀夺爱简直是欺人太甚。为此,他们要动手给点color让英国人see see,让他们尝尝炮弹的滋味。随后派战舰挺进新加坡,直逼总督府。

法夸尔组织防御,但兵少弹尽,很快就招架不住了。于是,他派人向槟城求救。

槟城总督一直眼红莱佛士官运亨通,现在又发展得这么猛,很快就会窜到他头上了,不禁羡慕嫉妒恨,开始耍小心眼。他不但不派兵增援,反而要求法夸尔放弃防御,束手就擒。直到英国总督黑斯廷斯出面干预,槟城总督才前来增援。

事情越搞越大,捅到英荷两国政府那儿去了。此时,他们正结成联盟共同反法。若因底下小弟抢地盘伤了和气,那之后还怎么合作?于是英国政府开始追查此事,让莱佛士解释一下什么他妈的是他妈的贸易站。

第七幕

1819年11月,莱佛斯前往印度加尔各答会见黑斯廷斯总督。

黑斯廷斯:

你们是怎么搞的?怎么还打起来了?有这个必要吗?人家新加坡人都没有反抗,你们倒先挑起事来了!吃相也忒难看了!打狗也得看主人啊!可也不能狗咬狗呐!

其他人附和:

就是就是!

莱佛士:

大人息怒!且听小人细细道来。

黑斯廷斯:

请开始你的表演!

莱佛士:

当务之急就是要坚持坚持再坚持,抗争抗争再抗争。

等新加坡贸易站建成后,我司将坐收其利,实力倍增。现在,一定不能半途而废。

荷兰人已不是那个不可一世的海上马车夫了,摊子铺得太大,胃口太大,反受其累,其势日微。虽然他们现在在东南亚的海上力量最为强大,但在欧洲却要仰仗我大英帝国支持共抗法国。

鹬蚌相争,渔人得利,未来这儿将是帝国的地盘,天下港口,尽入彀中,帝国的光荣与梦想指日可待!大人,你我同心,共襄盛世!

黑斯廷斯:

你想得倒挺美,现在他们派兵炮轰新加坡,该如何是好?打一炮,约吗?

莱佛士:

不约,叔叔我们不约!据我多年的约架经验,荷兰人此举只是虚张声势,绝对不敢真枪实弹,所以我们不能自己吓自己,乱了阵脚。兵不厌诈,荷兰人战略诈降,我们反其道而行之,战略威慑,让他们信以为真,不战而屈人之兵。

黑斯廷斯:

此计甚好,我看行!

莱佛士:

这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还有第二步,第三步……为了有效整合资源,提高效率,加强协作,我建议将明古连、槟城、新加坡三地执政权合并,选一精明能干之人统筹规划,实施大联合,进行大开发。

黑斯廷斯:

先生真是心思缜密,老成谋国,深谋远虑,千古奇才啊!

只是何人能当此任?

莱佛士:

大人帐下能人贤士众多,这还真不是一个问题。

黑斯廷斯: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不如怜惜眼前人。先生可否担当重任,共谋大业?

莱佛士:

既然如此,那我就勉为其难吧。

第八幕

数日后,黑斯廷斯反悔。

黑斯廷斯:

上次一叙,已是数日。期间,吾心神不宁,日夜不休,总觉得此事尚且不妥。

莱佛士:

咋地?后悔了?我不行?You can you up, no can no bb.您要是觉得我不行,那换个人继续搞事情。

黑斯廷斯:

非也,事不在你。吾反复思之,目前时机尚未成熟,最好不要将三块殖民地合并。

一是重组并购必然牵涉甚广,当稳重行事,不可激进鲁莽;

二是我司刚向槟城派驻新总督,此时合并不是砸场子吗?还让人怎么混?三是帝国还在观望,还没下定决心大力开发新加坡,皇帝不急你我急什么啊?

莱佛士:

所以呢?

黑斯廷斯:

我们还是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吧!

莱佛士:

你这话我没法接。

黑斯廷斯:

纳尼?

莱佛士:

因为已经过时了。

现在伦敦的流行风尚是:我只是一个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或者佛系青年。

黑斯廷斯:

都行,可以,没关系。

莱佛士:

大人高!

黑斯廷斯:

先生硬!

两人异口同声:

女王又高又硬!

黑斯廷斯:

不得放肆,她还只是个孩子啊!

(1819年5月24日,英国国王、大不列颠与爱尔兰联合王国女王和印度女皇维多利亚出生。)

莱佛士:

且听风吟,静待花开。

明古连人民需要我。

黑斯廷斯:

请先生释怀,无需过度纠结于此。

一切行动听指挥,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若事不济,此乃天也!

莱佛士:

山不转水转,水不转人转,

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数年以后,

莱佛士的梦想成真,

但光荣已不属于他。

七年后,1826年7月5日,

在他45岁生日前一天,

莱佛士因脑瘤与世长辞。

1819年过去了,

新加坡人很怀念他。

二百年过去,弹指一挥间。

历史大转折,就在这一年。

免责声明

为使行文生动形象,本文部分内容基于历史资料改编演义,无亵渎之意。

上一篇新闻

藏匿在新加坡CBD的6大历史地标

下一篇新闻

去新加坡留学,想要提高英语水平赶快点进来

评论

订阅每日新闻

订阅每日新闻以免错过最新最热门的新加坡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