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月02日 星期日

移植10年前的大便能不能治好10年后的疾病?

移植10年前的大便能不能治好10年后的疾病?


将放了十多年的粪便移入自己肠中。


这种操作听起来有点恶心,但它却很科学,还很健康。



粪便由水、未消化食物、活着或死了的细菌,以及其他细胞和物质组成,其中活细菌已被证明具有健康价值,可用于治疗消化道疾病。


这也是为什么多年来医生们一直在将健康捐赠者的粪便转移给病人,以恢复其肠道健康;转移工作一般通过结肠镜检查、灌肠或送服药丸完成。


粪便移植的理念挺简单的:若接收者体内微生物组失衡,来自捐赠者粪便的有益细菌可于其肠道内定殖,压制那些制造麻烦的细菌,改善失衡状况。


例如,艰难梭菌Clostridioides difficile可感染人体结肠并导致不同程度的腹泻,严重的甚至可能危及生命,而健康粪便的细菌能用于治疗此类感染。


临床试验显示,粪便微生物群移植可以超过90%的效率清除艰难梭菌感染。今年6月,挪威研究者于《胃肠病学》Gastroenterology杂志发文称,肠易激综合征(IBS)患者在接受粪便移植治疗后,腹胀、胃痉挛和便秘的症状更少了——即使到3年以后,疗效依旧。



粪便如金钱,移粪大法好




新加坡伊丽莎白医院(Mount Elizabeth Hospital)的胃肠病学家戴维·王(David Ong)认为粪便移植有着巨大医学潜力,因为肠道微生物会与大脑等器官相互作用。2014年,王博士成为新加坡首位对艰难梭菌感染者做粪便移植的医生。


另有研究表明,此类移植可帮助到那些炎症性肠病或肥胖症患者,以及存在挑食相关肠道问题的自闭症谱系障碍人群。目前有超过100项临床试验正研究粪便移植对一系列疾病的影响,包括抑郁症、癫痫、新冠、癌症等。


王博士说道:“基因与生俱来,难以改变,但肠道微生物组是你可以操纵的。如果你能将粪便移植运用在临床上并取得良效,那就太棒了。”


王博士除了作为胃肠病学家探索科学,还与人共同创办了Amili公司。该初创企业拥有目前东南亚唯一的粪便移植库。过去3年间,他们收集了1000多个粪便样本。


然而,大多数志愿者在进行粪便、血液和唾液测试后,被认定不满足捐赠要求。


生活方式、饮食、疾病史,以及出生方式,都可能成为粪便质量不达标的原因。疾病史决定了抗生素使用史,而某些抗生素能杀死肠道细菌。新生儿在通过阴道腔时从母亲处获得了自己的第一个肠道细菌;顺产的婴儿相比剖腹产出生的拥有更大的微生物多样性。


在挪威学者的试验中,用于治疗87名肠易激综合征患者的粪便样本来自一名36岁的顺产男性,他出生后接受母乳喂养,定期锻炼不吸烟,只接受过几次抗生素治疗,饮食结构富含蛋白质、纤维素、矿物质和维生素。


一般来说,只要有意捐赠人士被判定足够健康,实验室工作人员就会检查其粪便样本。研究者们正寻找能与有害菌较劲的多样化微生物群。


筛选合适供体是一个漫长而烧钱的过程,储存和运送粪便样本亦然。非营利组织OpenBiome经营着美国最大的粪便银行,但因财务困难等问题,已停止收集移植粪便。


自产自用,朝粪夕拾



那么,有没有可能,患者选择自己过去产出的健康粪便作为眼下的移植物?理论上,在患者身体健康时采集的粪便,相对于其生病时的肠道微生物组,具备完美弥补性,甚至无需进行质量测试。


在患者家属多次要求后,Amili公司于今年6月宣布,将为希望储存自己粪便样本以备将来之需的人们专门设立一个银行。王博士解释称,用户可将少壮时的“完美版肠道微生物组”冷冻保存,类似于卵子或干细胞的储存,然后在健康状况不佳时把它们移植回来。


“这也避免了一些心理波澜,因为你显然更愿意从过去的自己而非他人身上收取一些植入物,尤其是像粪便这样不讨喜欢的东西。”


王博士并非唯一看好粪便移植前景的学者。


今年6月,哈佛医学院和布莱根妇女医院(Brigham and Women's Hospital)的研究人员在《分子医学趋势》(Trends in Molecular Medicine)杂志发文称,粪便移植疗法的概念值得探索,也指出了移植后短暂出现的轻微不良反应,以及捐赠者和接受者之间传播疾病的可能性;此外,移植粪便的长期安全性仍有待观察。


研究和临床试验数据显示,上述问题都可通过自体移植避免。哈佛大学医学教授斯科特·韦斯(Scott Weiss)表示:“说实话,我们不太了解为什么会这样,但看起来自产自用比移植随机捐赠者的更好更安全。”


粪行建设太烧钱

移粪大业路漫漫



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医学副教授、粪便移植专家莎拉·麦吉尔(Sarah McGill)预见到了后勤方面的挑战。她指出:“现在主要用于治疗艰难梭菌感染的粪便库通常只存放数周或数月的样品。数年或数十年的粪便保存成本太高。”


高昂成本可能让许多人望而却步。


东南亚著名脐带血库、总部位于新加坡的医疗保健企业康盛人生集团(Cordlife)自2001年创立以来就一直经营脐带血和脐带组织的存储业务。Amili公司计划在康盛人生的设施里冷冻粪便样本:用户要为自己的粪便支付5500美元的储存成本,储存期10年起步。


哈佛医学院和布莱根妇女医院的副教授刘洋彧承认,并非每个人都愿意为未来的肠道健康买一份粪便险,就好像不是每个父母都肯为低概率事件而帮孩子存一份昂贵的脐带血。


即使人们愿意且有能力投资自己的粪便,技术方面的成熟度和可实现性仍旧存疑。大多数专家都谨慎表示还需对粪便移植做长期研究以推动该领域发展目前的研究成果要变为临床良方非朝夕可成


胃肠病学家麦吉尔指出,我们必须等待观察对象发展到需要移植粪便那一步,即生病或变老;等到移植完成后还得长期追踪其健康结果随时间的发展。这样的研究可能需要数年甚至数十年。“我认为,我们首先需要确定粪便移植对不同疾病的疗效。”


不过无论如何,粪便库的价值绝非等闲。粪便样本不仅被用于临床试验和治疗,还能告诉我们更多关于肠道微生物组的玄妙信息——健康微生物组与失衡或病态的微生物组有何不同,以及细菌怎样因环境和地理位置而变化。



资料来源

Could Your Old Poop Cure You of Future Diseases?



END



上一篇新闻

新加坡研究:杀菌喉咙喷雾剂 可有效降低冠病传播风险

下一篇新闻

养好肠道菌群,孕妇胎儿都获益

评论

订阅每日新闻

订阅每日新闻以免错过最新最热门的新加坡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