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月26日 星期四

新加坡打车也贵了!每天打车者:开销暴增58%

随着新加坡防疫措施大幅度松绑,私召车和德士的乘客量已恢复到冠病疫情前的约81%,收费价格也随着上扬。受访乘客都说,车资平均涨了10%至20%。

郑美朱(76岁,退休人士)平均一周乘搭德士三次。她说,以往从碧山住家搭车去中峇鲁探访亲戚,车资大约是12元左右,但最近却发现已涨至15元,“确实变贵了”。

简应隆(36岁,商人)每天都乘搭私召车上下班,他也说,过去平均每月的车资花费约1200元,但4月却暴增至1900元左右;等候时间也长了,之前等车不用五分钟,现在差不多要十分钟左右。

对于乘客的抱怨,私召车司机谢明辉(52岁)觉得很无奈,但他说,观察到过去两年来有不少同行离职,“或许是司机的数量减少,导致市场供不应求,间接提高价格。”

谢明辉认为车资上涨在所难免,毕竟现在各种物价都在涨,尤其是最近飙涨的油价。他并透露,如今不少同行都只接载车程较长的乘客,因为可以赚取较多的司机费,不过他也说“还是要看情况,很多司机只愿意去市区,因为那里的客源多”。

新加坡打车也贵了!每天打车者:开销暴增58%

新加坡大幅放宽防疫安全管理措施后,德士和私召车的乘客量随之逐渐恢复。(蔡家增摄)

私召车业者Grab的发言人5月10日答复《联合早报》的询问时说,在过去两年里,确实有些司机在平台上变得不活跃,原因是民众对私召车的需求不高。

新加坡陆路交通管理局的数据显示,去年有超过6万7900名私召车司机,与2019年的7万7141人相比,减少了约14%。同一时期,德士司机人数也下跌,从2019年的1万8542人,下降至2021年的1万4887人。

Grab发言人说,随着新加坡4月份大幅度放宽防疫安全管理措施,再加上边境开放和最近的节日假期,有越来越多人通过应用召唤私召车。“为了满足日益增长的需求,我们采取了一系列举措,包括各种奖励计划。”

另一私召车平台Gojek的发言人也表达相同立场,并强调会采取措施因应召车订单的增长。“本地防疫措施最近进一步松绑,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正面的进展。”

根据新加坡陆交局的最新数据,从去年10月到今年3月,持有私召车司机和德士司机职业执照的人数上升。例如截至3月,有9万4513人持有有效的德士司机职业执照,略高于1月的9万4111人。同样的,持有私召车司机职业执照的人数,也从1月的4万7913人增至4万8300人。

另一方面,陆交局发言人受询时说,政府放宽工作场所和安全管理措施后,公交乘客量有所回升,但仍低于2020年1月疫情前的水平。上个月最后一周,早上高峰时段的公交乘客量已恢复至疫情前的76%,而全天平均乘客量,约为疫情前的78%。

陆交局发言人也说,平日早上高峰时段,在中央商业区地铁站出闸的乘客,相当于疫情前的约51%。同时,私召车和德士乘客量已恢复到疫情前的约81%。

新加坡自4月26日起,大幅度放宽防疫安全管理措施,社交聚会、堂食和家庭访客人数不再设限。民众参与可免戴口罩的活动,包括大组运动,也不再限于10人。同时,所有员工也能回返工作场所办公。

陆交局发言人指出,即使乘客量在过去两年因安全管理措施调整而出现波动,高峰时段的地铁服务间隔时间,基本上保持不变。

“陆交局与公交运营商密切合作,让承载力与乘客量的变动保持一致。我们会继续密切监察乘客量,以确保公交服务的客容量保持充足。”

上一篇新闻

受上海封城+俄乌战争双重打击,新加坡多数BTO工程延误至少半年!建屋局:会紧密观察

下一篇新闻

【火锅店砍前妻案】女伤者每天活在痛苦中,恢复视力还须两次手术

评论

订阅每日新闻

订阅每日新闻以免错过最新最热门的新加坡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