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月16日 星期六

被野猪攻击血流不止,惊动了部长,新加坡的公园还安全吗

近年来,野猪等野生动物在新加坡的公园出没的事时有所闻,本人一贯不放在心上,没有真正重视过。第一主要是认为野生动物数量不多,只要没有受到招惹,攻击游人的概率不大;第二是认为,如果真的遇到野猪,个人提高警惕,不要靠近,一旦发现有不友好的苗头,赶紧逃跑或者寻找棍棒或砖石来进行自卫,应该可以对付。

可是,最近发生在我朋友身边的事件,却如雷般震撼了我,大大颠覆了我的错误认识,令我对新加坡的野猪刮目相看,几天过去了我还无比惊恐。我太小看野猪了!

上周二(11月17日)晚上9点半左右,余先生和他的太太在巴西立 Sungei Api Api Park的公园小道上散步。就在距离大路约15米的地方,一只超过一米长的野猪从躲藏的矮树丛中,突然窜出来,以极快的速度冲向余太太。就在迅雷不及掩耳的瞬间,用獠牙刺向余太太的左腿,冲撞力之大,使她双脚离地,脸部向下砸在地面,导致严重受伤,满口是血。

被野猪攻击血流不止,惊动了部长,新加坡的公园还安全吗

(事故发生地:巴西立公园Sungei Api Api Park,图源:谷歌地图)

野猪行动的敏捷程度令人难以置信,就在余太太还没看清什么东西袭击了她、只感觉到一阵剧痛,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野猪已经沿着小道逃窜开了,前后不过几秒钟的时间。

余先生立即将太太送往盛港医院。经检查,余太太的大腿被野猪的獠牙刺开了一个约10公分长、3公分宽的裂口,深可见骨,裂口内血肉模糊。除了腿部的重伤外,由于她的脸部向下扑倒,牙齿击打在地面,导致她的4颗上前牙严重受损,疑已断裂,目前暂时以钢条固定,以后还要进行牙科手术,很可能已经受到永久性损伤,无法复原了。

在盛港医院,余太太躺在病床上,十分虚弱,口部浮肿,说话困难。腿部的伤口已经经过一次手术缝合,但接下来还需要进行多次手术。她向我描述遭遇袭击的过程时,还是恐惧未消。她说,她原本就十分害怕那些野生的动物,不论是野狗还是别的动物。但她以为在新加坡的公园里应该还是安全的,而且事发地离大路和居民的排屋还是很近的,所以才敢去那里散步,没想到还是发生了事故。她心有余悸地说:“以后再也不敢晚上去公园散步了。”

被野猪攻击血流不止,惊动了部长,新加坡的公园还安全吗

(余太太被送到盛港医院紧急部门就医,图源:当事人提供)

余太太说,野猪她从未见过,就是这次被袭击了,她也还是没有看清是什么动物,只看到一个黑影。

因为它的速度太快了,又是突然出现的。余先生说,当时他走在太太的前面,听到身后的太太尖叫声时,回身看到太太已经趴倒在地上,同时看到一只野猪沿着小道很快地逃走,看身影那只野猪的体型相当大,约有一米多长,估计体重在40公斤以上。

事故发生时,附近排屋的居民也被惊动了。有居民在屋后高声问道,是不是野猪攻击?要不要帮忙叫救护车?由于当时夜色黑暗,看不清伤势,事发地离家也已经很近了,因此余先生先搀扶著太太回到家中,喊了女儿一起,开车将太太送到盛港医院的急诊部门就医。 他们的叙述让我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以前我所设想的,万一遇上野猪要怎么怎么地闪避、怎样地驱赶野猪,或者进行自卫等等“应急措施”,统统都瞬间崩溃。我才明白,一切都是徒劳,一个手无寸铁的人,在凶猛的野兽面前,是毫无抵抗之力的。我想提醒大家,野猪不是猪,它是名符其实的野兽,与一个徒手的人相比,野兽在速度和力量上是占有绝对优势的。也许人类有智慧,能想办法、能制造武器、能下圈套、陷阱,但这些伎俩在几秒钟的瞬间全部用不上。野兽冲向你的速度使你来不及想对策,它的冲撞力度和牙齿的坚硬程度,使你无论拿什么器具都会被它撞飞。

朋友的遭遇,打败了我原先盲目的自信。我想,今后在晚上去公园的话,人少、偏僻、阴暗的地段还是一定要避开。

新加坡的公园还安全吗?

在新加坡的公园里野生动物袭击民众,这次不是单一的事件,近年来发生过多起。有网友在脸书上指出,对于每次的事件,公园局都会出面提醒游人注意安全,并要求游人不要招惹动物或喂食,等等,但好像也没有什么有效的措施。我们的城市公园已经不那么安全了吗?民众到公园游玩时需要时刻提高警惕了吗?

余太太表示,平时不要说接近、招惹或喂食野猪,就是远远看见一只野狗都害怕地跑开。这次被袭击前,直到自己突然被刺扑倒的那一刻,她都完全不知道那里有野猪存在。

有关部门是否还应该调查一下,近年来公园里野生动物袭击事件增多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检讨一下应该采取什么措施来解决这个问题?有民众反映,由于近年来大量土地作为住屋项目开发,大片的森林被砍伐,使得许多野生动物失去了它们历来一直赖以生存的环境,只好四处乱窜,寻找食物、骚扰民居、侵入公园、袭击游人。

如果是这个原因,单是靠民众注意安全、不喂食等等做法有效吗?野生动物也是活生生的一个生命,它们是必须要有食物和居所才能生存的,如果这些被剥夺了,它们肯定拚死也要出去寻找的。所以,如果不能为它们安顿好生存所需,这个问题就无法解决,只会越来越恶化。

被野猪攻击血流不止,惊动了部长,新加坡的公园还安全吗

(事发地点,图源:地图)

据了解,这次事故发生的Api Api公园小道,旁边是一条沟渠,而沟渠对面,正是一片被砍伐的树林,建屋局的一个新组屋项目(Costa Grove)正在那里兴建。那里原本是公园的一部分,目前成为建筑工地。这只野猪为何躲藏在附近的树丛里,会不会与对面的工地有关?有关当局是否可以调查研讨一下。

野猪归谁管?被野猪袭击受伤该找谁求助?

野猪是野生的,被野猪袭击了,应该向什么部门反映情况呢?有困难需要找谁求助呢?相信很多人都有同样的疑问。

事件发生后,包括《新明日报》、《联合早报》和《海峡时报》在内的各个报纸以及许多网络媒体都进行了报道,在线上的网民也引发了很多讨论。国务资政张志贤的脸书页面上也贴了巴西立西部公民咨询委员会(CCC)的一个调查表,以了解居民对附近野生动物的反馈意见/建议。

被野猪攻击血流不止,惊动了部长,新加坡的公园还安全吗

余太太日前入院近一周,累积了相当可观的医院账单,包括外科手术、牙科修复和昂贵的狂犬病等多种疫苗接种等,而他们的保险范围不足以完全支付这些费用,这还不包括今后出院后必须进行的牙科修复和外科手术的高昂费用。他们在事件发生后感到十分无助。

不过,在事故发生后,公园局野生动物管理处的处长已经来探望过余太太,他说,他们将进一步探讨如何采取有效措施来解决野猪问题,他回去后也会寻找途径,设法为余太太的治疗提供支持和帮助。

【最新消息】国务资政张志贤探望余太太

国务资政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张志贤,前天(11月24日)上午带领民众俱乐部负责人等一行来到余先生家中,看望余太太的伤势,表达慰问。张志贤也是白沙—榜鹅集选区议员,他希望该区的相关部门能为余先生一家提供可能的帮助。

余太太已经在11月22日出院在家养伤,接下来还须再回去医院三次看医生,三次打狂犬疫苗,而牙医专科治疗可能需要一年。

张志贤看到了最近报章的报道,作为本区议员,他担心巴西立居民的安全,所以昨天来到余家进行探访。他要求本区有关负责人跟进余太太的腿伤和牙伤治疗情况,看有什么可以给予帮助。张志贤还表示,他会跟相关部门进一步了解改进措施,检讨如何解决野猪的管理问题,避免再次伤人。

(作者:自由)

被野猪攻击血流不止,惊动了部长,新加坡的公园还安全吗
上一篇新闻

新马网友疯狂起底,到底谁是 Mr. Hu

下一篇新闻

新加坡目前市值第一的公司,名字你可能没听说过

评论

订阅每日新闻

订阅每日新闻以免错过最新最热门的新加坡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