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6月02日 星期二

助癌末女跨国见老父、助孕妇回家 新马两地人民封锁下的暖心互动

新马边境已相继采取严格的限制措施,但不乏感动人心的人道救济。

作者 李国豪

2019冠状病毒疫情暴发后,许多平日习以为常的事情不再理所当然。

原本人员流动频繁的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交界,因两国相继采取限制措施,不再如过去一般能轻而易举地跨越。

一夕之间,亲人分隔两地、孕妇无法归国待产、为了生计不得骨肉分离的无奈都因新马两地来往深受疫情冲击,不复以往便捷而涌现。

但在如此严峻的情况下,民间仍有许多团体和人士努力着,试图在冰冷的政策规定下注入些许人性的温暖。

“规定不外乎人情”,以下几则小故事就是最美的诠释。

癌末病患返马与老父相聚

一名在本地治疗多年的癌症女病患在辞世前,完成了回返马国家乡与年迈父亲见面的心愿。

来自马国峇株巴辖的唐丽娟(46岁)是新加坡永久居民,在本地任职会计师的她7年前被诊断罹患卵巢癌后停止工作,并一直在本地接受治疗。

马国《东方日报》报道,唐丽娟的病情在今年2月恶化,癌细胞已扩散至肺部及肝脏。

由于马国3月开始实施行动管制令,唐丽娟与马国的家人已多个月无法相见。

唐丽娟的妹妹唐丽君坦言,医生已告知家属其姐姐随时都有可能离世,而病重的唐丽娟一直有个心愿,希望自己能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能见见在家乡的年迈父亲。

但由于马国目前规定返国公民必须接受14天隔离,已是癌症末期的唐丽娟恐怕无法依循这一模式回马。

于是在柔佛州士都兰州议员曾笳恩、马国驻新加坡最高专员署以及新马两国医院等各方的努力下,唐丽娟(20日)成功在新加坡完成冠病检测,并在主治医生的医药报告等文件支持下获准回国。

(21日)下午2点,唐丽娟从新加坡伊丽莎白医院由救护车再送至新山关卡,再由当地另一台救护车接力,最终成功于下午4点15分抵达峇株巴辖政府医院,和她77岁的父亲唐瑞裕相聚。

今天傍晚,唐丽娟在家人的陪伴下,不留遗憾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唐丽娟在两国救护车接力载送下安全回到老家。(曾茄恩面簿)

新马年迈苦命鸳鸯受困新山获好心人收留

81岁的陈继皓和71岁的李顺妹是一对结缡多年、膝下无子的老夫老妻,丈夫是新加坡公民,妻子是马国公民的事实,让这对夫妻在新马两国相继实施限制措施后陷入“谁也放不下谁”的困境。

根据马国《中国报》报道,李顺妹并非新加坡永久居民,甚至连可以配偶身份申请的眷属准证(Dependent’s Pass)也没有,导致李顺妹无法在马国行管令期间和陈继皓一起离开马国前来新加坡。

陈老先生表示自己无法将妻子独自留在柔佛新山,因为“没有人照顾她”。两人在新山的一家廉价酒店滞留了两个月,并且因为没有收入而拖欠了超过2500令吉的住宿费。

两老因为盘缠用尽而被迫拖欠住宿费。(曾茄恩面簿)

两人的困境经社交媒体传播后,很快获得了善心人士的慷慨相助。

新山百货布匹商公会协助将新山报馆街一间店屋的二楼空间腾出,给两夫妇作为临时住宿。

据报道,该单位由新山百货布匹商公会出租给楼下的嵩林海鲜美食中心业者,而该经营杂菜饭生意的业者也在得知两老情况后答应免费让他们暂时住下,同时也承诺为他们提供免费三餐。

此外,柔佛州士都兰州议员曾笳恩也在面簿指出,经过协调后,一名新加坡籍善心人士庄燕华也答应协助两老结清他们拖欠廉价酒店的费用。

陈继皓夫妇在善心人士的协助下找到了落脚处。(曾茄恩面簿)

七吨母乳大作战

由于担心自己可能把病毒带回家里,也因为担忧在两国都实施限制措施后,返回马国后可能因短期内无法再入境新加坡而失去工作,许多在本地工作的马国客工被迫和自己刚出生的宝宝分隔两地。

世上只有妈妈好。尽管分隔两地,这些妈妈们依旧希望自己的小孩能喝到天然的母乳。

滞留在本地的妈妈们于是开始创设群组联系彼此、自行寻找物流公司以及向马国当地的州议员求助,以让新鲜的母乳能顺利跨越国境,运送到马国各地让自己的小孩有奶喝。

身在新加坡的马国妈妈们通过物流公司将自己的母乳送到马国的孩子嘴里。(路透社)

根据《马来邮报》报道,至今已有四趟,大约七吨来自200名母亲的母乳从新加坡运抵马国。

至今已有多达7吨的母乳已从本地运送至马国各地。(曾茄恩面簿)

曾茄恩告诉路透社,疫情带来了新常态,马国移民局、农业部和卫生部等单位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大阵仗的母乳运输,但值得庆幸的是,他们都非常乐意协助。

母乳含有丰富的营养,对婴儿的免疫系统也多有益处。更重要的是,母性的光辉没有在疫情的笼罩下相形失色。

临盆在即孕妇获安排专车返马

4月27日,一名马国孕妇带着2岁幼子徒步跨越新柔长堤前往新山的画面震撼了无数网民。

从马国实施行管令开始,穿梭新马两地关卡的公共巴士便停止了一切服务。马国当局也限制每日通过新柔边境前往当地的人数不可超过400人。

该名马国孕妇梁晓琳在她儿子于本地的社交访问准证即将逾期且无法延长的情况下,只得挺著大肚子在烈日当空下过桥,最终耗时40分钟平安抵达新山关卡。

马国孕妇梁晓琳拍下了儿子在长堤上步行回国的照片。(梁晓琳)

除了上述提到的这个例子,由于外籍人士在本地生产和坐月子的费用高昂,许多有孕在身的马国客工在预产期将近的情况下,也必须尽快回马。

幸运的是,她们在马国驻新加坡最高专员署、新加坡和马国圣约翰机构、新马接驳公车运营商Causeway Link及当地议员的协助下,得以搭乘专门公车回返马国。

圣约翰机构人员为准备登上巴士的孕妇和小孩测量体温。(曾茄恩面簿)

专车在救护车的护送之下出发前往马国。(曾茄恩面簿)

同样受惠的还有一批在新加坡探亲的马国长者及其他弱势群体,他们之中有人由于社交访问准证无法再延长而必须回国。

在各种协调安排下,这批年长者和弱势群体得以在交通停摆的当下,乘搭专用公车回国。

在5月2日第三批通过专车回返马国的50位孕妇当中,一名孕妇成功于5月5日在新山中央医院剖腹生产,诞下可爱的小宝宝,也应验了疫情难掩人性光辉!

上一篇新闻

上半年最后一场海淘美妆护肤大促!抓住机会买买买,下半年美美地出门浪起来

下一篇新闻

客死异乡的狮城“海南仔”亡命天涯51年 在欧洲建立黑帮帝国与香港黑帮抢地盘

评论

订阅每日新闻

订阅每日新闻以免错过最新最热门的新加坡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