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月29日 星期四

黄义达,黑暗中-缕微光

黄义达,黑暗中-缕微光


黄义达,黑暗中-缕微光


黄义达,黑暗中-缕微光


黄义达,黑暗中-缕微光

请容许我这样略带主观色彩的评价- -个音乐人或者我更愿意称它们为作品。我难得会专门为了一个音乐人写长评,事实上近年来我也难得专心去听一个音乐人的歌了, 但这次,我体验到- -些简单的执着和感动,我想他值得- -写。

记得几年前,黄义达凭借《那女孩对我说》, 似乎曾经短短红过一段时间, 那时候我并没有关注过这个新加坡歌手,白衣长发的文秀青年, 我以为只是一个偶像歌手而已一-乐坛从来不缺乏的品种,往往会如流星一般刹那绽放然后陨落。 直到今年,在草莓音乐节上偶然看到他的现场。我很惊讶,原来他一-直是一个创作歌手。 我很惊

讶,原来他是偏好摇滚曲风的。我很惊讶,原来他可以那么放松清淡的唱着伤心的rock ballad。回家后开始寻找他的音乐来听,耳目一新的感觉,再次证明了不可以貌取人--了解一个音乐人需要的是时间和心。

很多人喜欢他第一-张专辑里主打的 《蓝天》

《显微镜下的爱情》, 但我最喜欢的是一首甚少被提及的《Go away》, 急促的鼓点和冷冷的念白式唱法,鼓点夹杂着钢琴的音色,非常黄 义达的作品。我想起我也曾怀着满满的爱拼命奔跑,最后在-一个伤心的夜里跌得灰头土脸。似乎那一夜天气晴朗无风,似乎我佯装冷静的打了电话约了他最后一次见面 ,似乎我吃了一顿什么味道也尝不出来的晚饭--所有红的绿的食物像垃圾一样卡住我的喉咙不能呼吸,似乎他说的我全都听进去了但又全都没听进去,似乎我胡言乱语杂七杂八的说了很多不相干的话但不敢再多提一句真心,似乎我后来哭了整整一个礼拜变成了世

第二张专辑里,收录首大约是真正让他红起来的《那女孩对我说》, 但其实这首歌不能算非常黄义达式的音乐,因为这是他的老师李偲菘写的。可是这首歌也许涵盖了太多人的回忆和情感,几乎是每次现场大合唱的保留曲目。草莓那天,我确定我看到挤在我边上的一哥们唱着唱着就哭了。后来,越来越多的和“那女孩”有关的音乐出现在黄义达的作品中一-他似乎真的很爱很爱过一个女生,似乎真的很久很久以后也记得爱过的每一天和分手的每一 个细节。 直到2008年在自传体般的经典作品<《I'm YiDA》里,他还在唱着:我送你到你家门口, -转眼就是十年

都明白,有时候,他们唱的是爱写的是爱,但其实都是无处诉说的寂寞和不被理解的孤独以及不相干的其他。

市场定位这个东西有时候很简单,有时候又很难,所以会有一张封面完全空白的专辑,取名叫《无法定义》。说他流行,他并不完全流行,他小众,他又是排在pop的队伍里。做音乐最怕两边不靠,既不能向市场妥协,也不能全然做自己,夹在中间举步维艰。2007年,大约这种痛苦快要到了顶峰时期,“我不知道自己的音乐是什么?他们一会说我是实力派,一会说我是偶像派,意见太多听不懂。”他的音 乐被公司要求频繁修改,被要求写出朗朗上口的KTV芭乐音乐,“我不是卖音乐的,我是做音乐的。”那一年黄义达开始担任制作人,制作了《完整演出》专辑,可是他的专辑听起来越来越像一个左右互博,自己和自己作战的精神病患者写出的作品。他在《我懂》里唱:“现实我懂残酷我懂,我会小心翼翼在这钢筋丛林里存活。冷漠我懂虚伪我懂,了解游戏规则后就努力别让自己犯错”他又在《完整演出》里唱:“我演出,痛苦结束我已经精疲力尽,我一点也不在乎会孤单落幕。”事实上,在那段时间,他开始显现出抑郁症的征兆。

2008年, - -张几乎是他自己包办所有词曲和制作的专辑《写给自己的歌》发行,这张专辑里有两首歌非常值得推荐:专辑同名歌曲《写给自己的歌》和《I'm YiDA》。至于《Set Me Freel》这首非常黄义达的摇滚作品,我个人认为对于他本,人而言实验的性质大于音乐性本身,有炫技的成分,虽然是好作品,但不及前两首直指人心。《写给自 己的歌》编曲非常简单清澈,隐约带着90年代内地民谣音乐的影子,他用沙哑的嗓音唱着自己的故事,唱着他年少离家的寂寞唱着他对家人的思念和对梦想的追逐。看过一_段他的视频,似乎是录音花絮,在昏暗的录音间黄先生乐呵呵的回忆着十几岁组团的经历,回忆起当时写的第一首歌,然后很诚恳的说,有梦想就一定要坚持,有的人坚持了一年、两年就放弃了,但是我坚持了十几年才能实现自己的梦想,如果黄义达能做到,你们也可以的。

《I'm YiDA》, 时长十分钟的自传式的歌曲-分多钟的女声独白开场,吉他噪音的简单切入,不断重复的副歌,钢琴干净悠长的收尾,洁直白的歌词,非常黄义达的作品。甚至我觉得,这张碟即使只有这一首歌也完全够了 ( 事实上,这张专辑的首播主打是《爱了才懂》, - -首我不怎么感冒的情歌,虽然旋律不错)。

“我-个人努力的过,我没放弃也没退缩,我的朋友都羡慕我,其实羡慕他们的人是我。”你有没有也体会过这样的时刻?你过着最体面的生活,说着最体面的话,所有人认为你理应快乐,但只有自己知道,手里拿着的其实是无关紧要的东西,而真正渴望的却难以得到。

“我送你到你家门口, -转眼就是十年后。这些年写着我的痛,每个音符都在诉说。”我该向黄先生的执着脱帽敬礼,如果+年都在唱同-个女孩,我真的认为你偏执到可爱。但我透过歌词,看到的是一个在梦想与现实间举步维艰的音乐创作人,到底该创作出怎样的音乐才是真正的自己?到底该向什么妥协或者不向什么妥协?都说敏感而追求极致的人容易创作出不凡的作品,但

E何特质都具有双面性。挥出去是-

收回来也是一刀。“请给我一 分钟就够 ,让我唱完这一首。我唱着没人要的歌,但我比谁都更快乐。”鉴于《完整演出》销量不佳,很多乐评人都认为,黄义达是把这张专辑当做最后- -张来做了,所以有什么该说的都该说完,有什么没唱的都要唱完。我想说音乐市场其实与我无关,唱片业也与我无关,我只是一-个乐于欣赏的听众,我会给你这一分钟,让你唱完这一-首 。

如果我是一个热爱悲剧美的人,那么这个乐评到这里就可以结束了,我可以淡淡的说,这就是一个偏执的音乐青年最后的绝唱, 他唱着没人要的歌,似乎也并没有比谁都快乐。但是生活往往给我们更美丽的续篇。

2011年,转签橙天的黄义达带来了最近的专辑《微光》。中途还带着一条在泰国修行的新闻其实我真不觉得修行算什么大新闻,如果非得上纲上线的扯一扯的话,今年我也在天目山昭明寺修行过(当然不像泰国那么正式要剃发) , 我也住过非常简陋的寮房,吃过非常简朴的斋饭,穿着海清3点起床绕佛,晚上听晚课念忏悔文,虽然因为身体原因没有背山修行,但是同去的伙伴每天都数次背着几十斤的重物帮助庙宇的修建和物资供应。--我常想 ,有两样东西可以让忙碌焦虑疲累的现代人真正活着, -个是爱情,一个就是修行。前者让你活的精彩热烈,后者让你活的宽容淡然。

剪掉一头长发的黄义达似乎看起来精神多了,他说他开始感受到生活中微小的美了,他说他以前以为是外界太嘈杂现在才知道是自己内心不平静,他说他现在不再着急赶路要慢下来了,他说现在的公司做音乐的空间非常自由了,他说因为心中放下了所以可以做出更多不- -样的音乐了听起来每一件都是好事,那个带着抑郁气质白衣飘飘的青年变成眼神坚定笑容温和的男人了。就如《微光》的mv- -样,还是《蓝天》的那片海岸,虽然还是阴郁的基调,但我看到他带着他最爱的吉他开始慢慢往前走着,因为前方的微光,所以准备好行囊,依然带着勇气和梦想,运个追梦的旅人又继续前行了。

我从中学时期开始听摇滚,也曾迷过- -两个偶像,我常在想摇滚是什么?是狂躁的必须吼出来的金属?是radiohead迷离动荡的吟唱?是sigur ros如冰河般的冷冽虚幻?是带着红帽的崔健冷冷的唱让我在雪地里撒点野?

也许它只是一个青年对于梦想的一-点点执着。让我还是用这句话来结束这篇漫长的乐评吧:一我会给你这一 分钟,让你唱完这一首。

上一篇新闻

《中华老年医学杂志》:老人多喝茶能防“三高”

下一篇新闻

“牡丹仙子”郭妃丽长发飘飘享受惬意生活,她年近50仍青春洋溢

评论

订阅每日新闻

订阅每日新闻以免错过最新最热门的新加坡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