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月13日 星期四

鹿特丹、雪梨、新加坡、上海,这些港口城市/国家有什么不一样

鹿特丹

鹿特丹是典型的港口城市,地处荷兰南部,位于莱茵河与马斯河河口,西依北海,东溯莱茵河、多瑙河,可通至里海,有“欧洲门户”之称。鹿特丹是荷兰第二大城市,年产值约占荷兰国民收入的13%。鹿特丹的经济几乎完全以航运为基础,它聚集了国际航运业的各种要素,拥有完善的港口设施、发达的转运网络、健全的服务体系和生机勃勃的临港产业,是国际上重要的水陆空综合交通枢纽。

鹿特丹、雪梨、新加坡、上海,这些港口城市/国家有什么不一样

鹿特丹充分利用自身海运优势,逐步发展壮大石化工业,炼油、化工、造船等工业,依托鹿特丹港蓬勃发展,形成了一条以炼油、石油化工、船舶修造、港口机械、食品等工业为主的临海沿河工业带,成为世界上三大炼油基地之一,是名副其实的工业综合体和港口城市。鹿特丹建立了发达的集疏运系统,包括铁路运输、内陆水运、管道运输和公路运输,凭借著港口和强大的集疏运网络,利用自身的临港优势,大力发展临港工业,其港口增加值占里奇蒙德地区GDP的40.5%,占荷兰的8.2%。目前,鹿特丹不仅是欧洲最大的货柜港口和西欧商品的集散中心,也是国际航运中心和国际贸易中心。

雪梨

雪梨港,又称杰克逊港,东临太平洋,西面20公里为巴拉玛特河,南北两面是雪梨最繁华的中心地带。因此,有人称雪梨港是城中港。无疑,欣赏雪梨的最佳视点之一是游弋于雪梨港的碧水中向两岸眺望。雪梨港的环形码头是渡船和游船的离岸中心地,人们可以选择各种档次和航程的渡船、游船,来欣赏雪梨这一世界最大自然海港的美丽景色。当然这里也成为最繁华的游客集散中心点。

鹿特丹、雪梨、新加坡、上海,这些港口城市/国家有什么不一样

雪梨港是澳大利亚进口物资的主要集散地。港湾总面积为55平方公里,口小湾大,是世界上著名的天然良港。1953年建成的横跨港口上空的雪梨海港大桥长达1149米,其单孔跨度503米,桥面高出海平面59米,如长虹凌空,气势壮观,是南半球第一大拱桥。它将市区南北两部联成一体。横卧港底的海底遂道长2.3公里,1992年建成后使港湾两岸的运输能力提高了50%。渡船、游艇、汽艇、远洋班轮和划艇,所有这些都争相来到雪梨海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港口,令它时刻生气勃勃。

新加坡

新加坡发展成为如今的国际航运中心,“以港兴市、以港兴国”的理念在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新加坡坐拥马六甲海峡这条全世界最繁忙的海运线,依托其优越的地理位置,新加坡港运用自由港的政策,充分发挥其中转功能,处理了大约世界五分之一的货柜转运吞吐量,带动了货柜国际中转业务的发展,成为国际航运网络的重要一环,由此也提升了新加坡在国际航运、贸易和金融业务的竞争力。

鹿特丹、雪梨、新加坡、上海,这些港口城市/国家有什么不一样

新加坡通过建立工业区发展工业体系,在电子电器、炼油、船舶修造等方面形成产业优势。工业和贸易的发展吸引了各类要素在港区地集聚,从而推动了金融、第三方物流等服务业的快速发展。这一发展路径符合新加坡通过港口发展带动城市发展的理念。随着环保意识的提升以及城市整体规划的注重,新加坡致力于向知识经济转型,重点发展资本密集型和技术密集型的高科技产业,并积极发展与港口相关的服务产业,例如国际旅游业和会展业。新加坡港产业集群的分布已经沿着港区不断向外延伸,产业链多集中在航运产业上游,形成了以发展国际高端航运业为主的知识驱动型的航运发展模式。

MTExLjY1LjQ0LjEyMA==

上海

上海港位于中国大陆海岸线中心、长江入海的咽喉,是中国自西向东以长江为横轴线和自北向南以海岸线为纵轴线的交汇点。上海港港区有黄浦江66.6千米及长江口南水道南岸106.5千米两部分。上海港区陆域由长江口南岸港区、杭州湾北岸港区、黄浦江港区、洋山深水港区组成。沿海北距大连558海里,南距香港823海里,长江西溯重庆2399千米。

鹿特丹、雪梨、新加坡、上海,这些港口城市/国家有什么不一样

截至2005年,上海港水域面积3620.2平方千米。其中长江口水域3580平方千米;黄浦江水域33平方千米,港区陆域7.2平方千米。海港水域由长江口和杭州湾水域、黄浦江水域、洋山港区水域,以及长江口锚地水域、绿华山锚地水域组成 。截至2016年底,上海港已经与全球214个国家和地区的500多个港口建立了货柜货物贸易往来,拥有国际航线80多条。2016年,上海港完成货物吞吐量7.02亿吨,完成货柜吞吐量3713万标准箱。2018年,上海港港口货物吞吐量世界排名第二。

港口城市发展经验借鉴

制定长期发展战略,引入先进的建设主体

港口城市建设需要有长期战略规划和强有力的推进主体作为保障。从国内外典型港口城市发展经验来看,他们都制定了长期战略规划,这不仅有助于理清未来发展方向,更能帮助其专注于某一领域精准发力。如新加坡制定了“以港兴市、以港兴国”的发展理念、宁波更是多年奉行“港口兴,则城市兴、经济兴”的城市发展战略。同时引入具有丰富经验的港城一体化开发主体也是港口城市发展的关键,有利于达到港城互促发展的效果。如新加坡引入了在货柜码头经营、投资和管理上都有着丰富的经验的PSA International Singapore,不仅帮助新加坡奠定了全球港口城市发展的典范基础,自身更是成为了世界第一大码头运营商。

大力发展临港产业,带动城市经济发展

临港产业是港口城市协调发展的关键和核心,是港城互动的纽带,国内外典型港口城市在形成过程中无一例外地都是依托临港产业带动城市经济快速发展,且均具有主导产业鲜明的特征。在产业发展上充分利用港口资源、围绕港口优势建立产业集群,大力发展与港口直接产业、关联产业、依存产业的生活性服务产业,提升城市功能。例如,鹿特丹依托自身工业基础与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成为世界上三大炼油基地之一;新加坡大力发展临港产业,成为了世界石油炼制中心、国际船舶燃料供应中心及世界最大的修船基地。

打造完善的港口集疏运系统,提高港口辐射影响力

港口城市需要通过高效集疏运扩大腹地辐射范围,提升自身的地位和影响力。如鹿特丹拥有多模式的集疏运系统,通过铁路大通道,将港口腹地延伸到上千公里以外的欧洲内陆腹地,形成“水-公-铁-管”的运输模式,海铁联运货柜吞吐量占到20%以上,美国向欧洲出口货物的43%以及日本向西欧出口的货物近34%都经由鹿特丹中转。杜伊斯堡依托内河优势,铁水联运货柜吞吐量占比超过36%。完善、高效的集疏运体系有效促进了港口与城市在经济、政策、文化等方面的融合发展。

来源:企鹅号-城市化新观察

鹿特丹、雪梨、新加坡、上海,这些港口城市/国家有什么不一样
上一篇新闻

新加坡11岁小画家发布NFT画作,万物皆可币 全民区块链时代来临

下一篇新闻

长者宜吃哪种参类

评论

订阅每日新闻

订阅每日新闻以免错过最新最热门的新加坡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