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月29日 星期四

独家丨XBB毒株致病力如何?美国医生是怎么治的?本端记者专访美国流行病学专家

独家丨XBB毒株致病力如何?美国医生是怎么治的?本端记者专访美国流行病学专家

XBB,一种奥密克戎亚型变异毒株。最近成为和疫情相关的高频词。

据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消息,近三个月以来,我国已监测到XBB传入,至少在3个省的病例中检测出XBB的亚分支。

1月3日,浙江省疾控中心发布1月健康风险提示,提到随着入境政策调整,境外输入新变异株的风险以及引起本土传播的风险将显著上升。

新型毒株的出现,会不会影响到我们?它的传播力、致病力有什么变化?传言说它会攻击消化系统导致严重腹泻,是真的吗?此前主要在国外流行的这一毒株,目前在美国传播的情况如何,美国的医生是怎么治的?

带着一串问号,本端记者通过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牵线,专访了现任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学系系主任、流行病学杰出教授,张作风。

张教授早年毕业于上海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并在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布法罗分校获得流行病学博士学位,在世界卫生组织肿瘤研究中心接受博士后训练,曾任美国国立卫生研究所(NIH)癌症流行病学项目评审专家组成员,世界卫生组织慢性疾病预防和控制顾问。

他的研究从SARS病毒开始,新冠病毒出现后,也始终密切关注国内疫情变化,从流行病学和公共卫生角度,研究探索新冠疫情防控策略。

记者:XBB是什么,在国外的流行情况如何?相比于此前在国内的主流毒株BA.5和BF.7,它有哪些变化?

张作风:奥密克戎XBB最早于 2022 年 8 月在印度被识别发现,目前在全世界70多个国家传播。变异株以字X开头,说明两个不一样的病毒分支发生了重组。它属于奥密克戎BA.2亚分型,是BA.2.10.1和BA.2.75两个亚变种毒株的重组变体,两个“B”,正是分别代表这两种毒株。

XBB1.5则是XBB变体的一个“近亲”,相比此前的变种可能会具有较高的突破感染和疫苗免疫突破潜力,但是目前还没发现明显的传染性增高。

美国疾控中心于2022年12月30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当周有40.5%新冠病毒感染病例是由其引起的。好消息是,目前没有迹象表明XBB.1.5会比其他奥密克戎变种导致更严重的疾病。近期美国东部的10个州感染数大规模增多,但是美国12月份的新冠感染病死率相比之前没有明显增高;同时,新加坡10月份以后的数据中也没有发现明显的病死率的增高。所以对于这个新毒株,我们并不需要太多恐慌或者担心。

记者:刚刚“阳康的人”会重复感染新毒株吗?

张作风:新型变异株致病力没有明显上升,但是相比于前面的变种,传播力可能会增强。因为在奥密克戎变异株的刺突蛋白(spike protein)上有着多达三十多处突变位点,结构上的改变赋予了它一些惊人的新的突破能力,逃逸人体建立的免疫屏障,导致体内免疫效力下降,出现可能的突破感染和再感染。

目前,国内流行的新冠病毒以奥密克戎变异株BA.5的亚分支BA.5.2和BF.7(BA.5.1.2.7)为主。

感染后,人体通常会建立起自然免疫,产生抗体。抗体通过与病毒颗粒结合,阻止病毒感染细胞,从而达到“中和”,这称为自然免疫,能够保护我们相当长的时间。具体时间的长短大家的观点不太一致,一般来说如果没有免疫缺陷的人,保护期可以持续到6个月左右。

对于XBB1.5,我认为国内已经被BF.7感染的人群,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具有自然免疫效果。因为XBB1.5是BA.2的亚变体,BA.5产生的抗体与BA.2同属新冠奥密克戎病毒,可能会有一定的交互免疫作用。也就是说,如果你已经感染过奥密克戎的任何变异毒株,而且没有免疫缺陷,近期再感染XBB的风险相对会比较小。

记者:为什么说新型变异株的毒性减弱了?

张作风:病毒的天然毒性与其突变和演化是息息相关的。

一般来说,每一次产生突变,都使它传播能力改变,同时伴随着毒力改变。我们目前观测到的情况,並非所有的新冠病毒突变都使毒力下降。比如新冠变异株德尔塔,在毒性上比起之前的是增加的,但是从德尔塔到奥密克戎,随着传播能力的上升,毒性是明显下降的。后来流行的BA.5 比较年初的BA.2 毒力稍有下降。

所以对将来奥密克戎毒力走向的判断,很大可能毒力会继续维持或下降,但是並非没有毒力上升的可能性。

流行病学上可以用病死率作为毒力判断的指标之一。具体判断时需要考虑多种因素,在评价一个病毒的致死性时,还需要跟人体的免疫力一起考虑。奥密克戎变异株表现出病毒危害减弱(致死性降低)有很大原因是由于有效疫苗接种的普及,及时的加强接种,以及既往新冠病毒感染使人群具有相当的免疫基础。同时,大多数的奥密克戎感染更倾向于感染上呼吸道,只有一小部分侵入肺部,这可能也是使得奥密克戎本身致病性降低的一个重要因素。

记者:XBB是否更容易引发腹泻?国外对于新型毒株的诊疗如何施行?

张作风:根据美国和新加坡方面的数据,XBB感染后主要还是发热、乏力,以及上呼吸道感染症状为主,例如咳嗽、鼻塞、流涕等。部分新冠感染者有可能在感染后出现呕吐、腹泻等消化道症状,这可能是因为感染后新冠病毒通过血液循环侵入胃肠道,也可能是鼻咽腔的分泌物,通过吞咽进入胃肠道,引发相应的症状。

但这些症状并非XBB所独有。

腹泻本身就是新冠病毒的各种变异株以及多种病毒感染后的常见症状之一。一般比较缓和,除非非常严重,一般不需药物治疗。腹泻呕吐丧失体液,及时补充水分以免脱水是很重要的。目前我们也没有发现XBB.1.5更容易侵犯心脑血管系统和消化系统,大家也不必因为这些没有依据的传言过于紧张。

虽然XBB.1.5 在美国已经成为主要流行病毒株,美国的应对措施和应对以往奥密克戎变体的方法是一致的。在药物准备上,根据目前国外的诊疗经验,主要还是对症治疗呼吸道感染。相关药物可以有所准备,但不需要囤积,对症治疗。比如发烧的、降热药物,喉咙痛的话可以准备喉片和含片。有条件的话可以口服有效的抗病毒药,以预防成为重症。

另外,我在国外观察到目前的一部分重症患者是由于发热、腹泻之后的脱水,以及没有胃口进食减少后缺少营养所导致,所以如果腹泻过后可以多喝水、热汤等,同时要加强营养。

无论病毒发生怎样的变化,我们能做的都是一样的对症缓解症状,识别重症风险并做好预防,可以准备体温计和血氧仪进行日常的健康监测。但是对老年人和高危人群,一旦新冠阳性,而且血氧含量低于93%,要及时就医。

记者:打了疫苗也被传染,还需要接种新冠疫苗“第四针”吗?

张作风:接种有效疫苗仍然是目前应对包括XBB在内的新冠病毒最有效的方法。

疫苗接种和自然感染建立的免疫屏障虽然不能完全预防新毒株的再感染,但对于重症和死亡的减轻仍有保护作用。

有一点值得担心的是,尽管国内大部分人群已完成疫苗接种,但绝大部分是在2021年完成的,已超过了5个月至6个月的保护期限,同时,加强针的接种,大部分人也是在2022年4月前完成的,保护力也会有所下降。

所以我们建议老年人等脆弱、高危人群如何符合接种条件,及时接种第四针。此外,二价mRNA新冠疫苗(原始株+奥密克戎株)接种后,能够提供比全程接种(接种2剂常规疫苗)更高的中和抗体,预防40%的感染,减少重症和死亡可能。这款疫苗已经在国内的香港和澳门地区开始接种。

记者: 从2020年至今,新冠病毒在持续变异,对抗过程中我们积攒了哪些有益经验?大流行还未结束,下一阶段又当如何应对?

张作风:病毒的不断变化确实带来了很多不确定性,但是我们要以一种勇敢直面的心态去应对。在不确定的大环境里找到这些确定,在时代的飓风中站住。

在对抗病毒的过程中,我们获得的有益经验、依据科学达成的共识都是可以称之为确定的东西。

比如,新冠病毒毒力无论怎么变化,人的免疫力(包括体液免疫和细胞免疫)是降低病毒本身毒力的有效武器。面对新冠病毒,我们通过新冠疫苗的免疫接种,加强接种,和经过感染之后产生的抗体搭建起一个坚实的免疫墙。

未来,随着人群免疫力的增强,新冠病毒的大流行很可能变成区域内、低水平的流行。每年我们都可能经历病毒变异,但与此同时我们接种更有效力的疫苗,以更强的免疫力来应对。

毫无疑问,保护高危人群如高龄老人、免疫缺陷人群、患有多种基础疾病的人,仍是直接关系到降低重症、死亡的关键。

再如,我们在这么长的抗疫时间里获得了宝贵的经验。采用更有效的疫苗,针对医疗系统,尤其是重症科室的建设;例如在国外较早开始建立的家庭医生和社区医院保健网络也是值得借鉴的举措,能够在较大程度上分流轻型病例。

还有一点,始终相信科学的问题终究要依靠科学来解决,这才是我们最大的底气。

上一篇新闻

注册新加坡公司的优势是?

下一篇新闻

佩洛西专机凌晨4点21分已降落新加坡

评论

订阅每日新闻

订阅每日新闻以免错过最新最热门的新加坡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