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6月23日 星期三

“上千人登游轮不是儿戏,新加坡码头如临大敌”

这不算一篇游记。 几天前刚从世界梦号下船,本文是要真实反映,在高度警戒和严格的疫情管控下,国际游轮是如何战战兢兢的在大海上步步为营,当中也出现过全程最没“疫情感“的部分。

如果问我,这个时候上游轮还有什么乐趣?回答很简单,坐上大船告别土地放飞海洋,离开本身就能收获解放的欢喜。

“上千人登游轮不是儿戏,新加坡码头如临大敌”

2021年5月2日下午4点15分,新加坡国际游轮码头,我们“终于登上了”世界梦号!这几天风声很紧,冠病疫情在平稳控制了半年后出现逆转, 社区确诊病例从原本甚少(有时一连好多天都不见社区病例)到登船前后一周内累计达50多起,发展可谓迅猛。为抗击感染性更强的变种毒株,政府亮起红灯,把放宽了半年的防疫措施即刻收紧。我说“终于登上” ,一来因为登船前在码头必须经历重重关卡;二来疫情可能恶化,游轮突然宣布停航。

“上千人登游轮不是儿戏,新加坡码头如临大敌”

新加坡是在去年底开放游轮无目的地巡游,首先批准云顶游轮的世界梦号2020年11月6日起试航;海洋量子号则在12月1日起试航,这也是皇家加勒比集团自疫情爆发后全体游轮停航以来,第一艘复航的游轮。这次无目的地度假航程包括三天两晚、四天三晚及五天四晚的海上之旅,仅接受新加坡公民、永久居民、持有长期居留签证的外国人(学生签证、家属准证、长期探访准证及工作准证人士)报名参加。 两艘游轮的舱房价位接近,以我们预定的四天三晚航期为例,淡季早鸟价是普通阳台房(已含冠病检测费、港务费及小费)每人约400新币,普通套房则是每人约1000新币。

游轮一向被视为疫情爆发的高危地区,由于人流密集,密封空间较多,稍有不慎就容易造成大面积感染。2020年初,停靠在日本的“钻石公主号”游轮就有超过700人确诊,13人死亡。随后,世界各地的游轮都停止出海,直到去年底才开始逐渐恢复。 重重关卡,八步登船 正因为上游轮不是儿戏,码头只能如临大敌。 码头登船第一步:接待柜台,出示“合力追踪” 手机应用,页面显示“无亲密接触”(也就是没有和确诊者接触过)者继续通关,反之不准登船。我的一位同行友人就因为被追踪系统监测到和冠病确诊者在圣淘沙岛上有过接触(没有面对面,只是同时间出现在同一地点)而被防疫人员坚定劝返。(后来相关报道说,船方似有矫枉过正之嫌)

“上千人登游轮不是儿戏,新加坡码头如临大敌”

在新加坡,年满7岁或以上人士必须随时携带政府指定的“合力追踪”( TraceTogether)防疫器或开着“合力追踪”手机应用。防疫器或手机应用透过交换蓝牙信号,监测在近距离内的其他“合力追踪”用户,借此快速(一天半内)找到确诊病患的密切接触者。在新加坡已有九成公众属于“合力追踪”系统的用户。此外世界梦号旅客登船时也会获得游轮内专用的人流密度监测器,用于确保旅客遵守卫生部规定的社交距离。

码头登船第二步:柜台托运行李或自行携带登船,两者都必须通过行李扫描机,如发现有不准带上船的物品将被扣下。我友人行李箱里的4罐啤酒就遭船方代管,在登岸当天早上才退还。

MTExLjY1LjU2LjEwMA==

“上千人登游轮不是儿戏,新加坡码头如临大敌”“上千人登游轮不是儿戏,新加坡码头如临大敌”

码头登船第三步:进入由室内停车场改造而成的检疫通道,体温测量正常后,旅客在休息区坐下填写并提交“个人健康宣誓书”,回答5道问题,全部回答“没有”者继续通关,反之送去体检。

“上千人登游轮不是儿戏,新加坡码头如临大敌”

码头等车第四步:进入快速抗原检测(Antigen Rapid Tests,简称ART)大厅,柜台人员首先检查护照(外国人还须看居留证件),然后登记个人资料(包括手机号码),资料又被打印在多张小纸条,有一张贴在前胸,其他的交给冠病检测人员。

“上千人登游轮不是儿戏,新加坡码头如临大敌”

码头登船第五步:进入检测区(由几十个小隔间并列而成),确认身份后,检测人员手持拭子浅浅伸入到旅客鼻孔,轻轻擦了几下就结束了。因为属于快速检测,拭子没有深入到接近喉部,所以不会觉得酸酸涩涩或者流眼泪,整个过程可以说没什么感觉。

“上千人登游轮不是儿戏,新加坡码头如临大敌”

码头登船第六步:进入等候大厅,世界梦号采用的快速抗原检测,一小时内出结果,将通过手机简讯通知;海洋量子号则是采用准确性更高的聚合酶链反应检测(PCR),须在登船前的两周内预约进行。我们坐等半小时后就收到简讯,呈阴性者经专门人员检查确认无疑后继续通关。

“上千人登游轮不是儿戏,新加坡码头如临大敌”

码头登船第七步:进入登船大厅办理登船手续并领取房卡。 码头登船第八步:进入移民关卡大厅凭护照办理“出境”手续,然后登船。

“上千人登游轮不是儿戏,新加坡码头如临大敌”

安全认证,全程监督 其实,世界梦号及海洋量子号和新型冠病都“交情匪浅”。2020年1月24日疫情初现,世界梦号从越南返抵广州南沙港,全体旅客接受南沙疾控中心的病毒检测后发现了多起确诊病例,船上当时共有4482名旅客及1814名工作人员。另一边,2020年12月9日,海洋量子号刚在新加坡试航没几天就从海上传来消息,一名83岁男乘客在船上(实验室)确诊,游轮被令立即返航,船上当时共有约1680乘客和1148名工作人员。所幸靠岸后经国家公共卫生实验室多番检测,男子的样本皆呈现阴性,属于虚惊一场的假阳性。

“上千人登游轮不是儿戏,新加坡码头如临大敌”

所以为了保证安全,两艘游轮从新加坡母港出海前都必须通过卫生部门新制定的安全认证(Cruise Safe),并严格遵守卫生与安全措施。这包括载客量最多只能是平时的一半、指定上下船时间以分散人群,旅客在船上公共区域活动时,须全程戴着口罩(用餐和运动除外),并和别人保持一米的社交距离。船上公众设施的使用和用餐时间必须提前预约 。

“上千人登游轮不是儿戏,新加坡码头如临大敌”

为确保卫生和安全措施执行得当,游轮上也常驻专职负责全程监督、劝导和执法的防疫人员。试航计划启动至今已6个月,两艘游轮共完成百多趟航程,承载了超过14万名乘客,船上至今没有出现确诊病例。

由于卫生和安全成为第一防务,世界梦号上的各类活动无可避免的附带了许多规定和限制。另外,船上也出现了全程最没有“疫情感”的部分……

“上千人登游轮不是儿戏,新加坡码头如临大敌”

(《新加坡眼APP》网友:欢喜英圆)

“上千人登游轮不是儿戏,新加坡码头如临大敌”
上一篇新闻

血淋淋!猕猴丛林内正大光明啃野鸡

下一篇新闻

放假去哪玩?亚洲最大玻璃艺术展来新加坡啦

评论

订阅每日新闻

订阅每日新闻以免错过最新最热门的新加坡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