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月23日 星期四

日本“开赌”,能造第二个澳门吗?

日本“开赌”,能造第二个澳门吗?


文:马文

4月14日,日本政府批准在大阪开设全国首个赌场度假村,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表示,该赌场“料将成为宣传日本魅力的旅游基地”。

该计划初步将投资1.08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550亿元),目标是在2029年开设包含赌场、会议中心和其他设施的综合度假村(IR),标志着日本进军博彩业迈出一大步。

美国美高梅国际度假集团(MGM)和日本欧力士公司(Orix)将主导大阪IR计划,双方将各拥有40%的股份。剩余的20%,将由日本的20家公司持有,包括总部位于大阪的松下、关西电力和西日本铁路等。三菱日联金融集团和三井住友银行将提供5500亿日元的融资。

计划文件显示,大阪度假村目标每年收入5200亿日元,主要来自博彩,并预期每年将吸引600万人次国际游客和1400万人次国内游客。


日本博彩业底蕴深厚

一般人或许很难想象,法规严谨、民风保守的日本,其实是一个热衷赌博的国家,疫情前的2019年,博彩产业收入曾高达2620亿美元。

长期以来,开设赌场在日本都是非法的,但允许部分形式的博彩在运营,如四大“公营体育”:赛马、竞艇、摩托车赛、单车赛,以及弹珠机游戏和足球联盟toto彩票。其中,最受欢迎的就是弹珠机。

弹珠机是日本特有的钢珠游戏,游戏规则就是把小钢珠放到机器里,再往指定的洞里弹,如果弹中了,机器会回吐特定数量的小钢珠。通常一个机台每分钟可打70到80个钢珠,平均3分钟就会花费掉大约60人民币。赢来的小钢珠不能直接换现金,但可以将兑换而来的香烟、电子产品、杂货等转售,间接换取现金。

日本“开赌”,能造第二个澳门吗?

风靡日本的弹珠机


弹珠机产业规模庞大,群众基础也相当深厚,高峰时日本有13000余家弹珠游戏厅,弹珠机玩家约占总人口的13%。根据日式弹珠机受托委员会的研究,2016财年日本弹珠机行业雇员数量约31万人,相当于日本十大汽车公司雇员总数的1.5倍。

不过,由于日本经济不景,弹珠机行业近年规模缩减,在过去二十年,由30万亿日元已减至14.9万亿日元(2020年)。虽然1颗弹珠的单价仅为1至4日元,但因嗜赌成性而倾家荡产的情况十分常见。

日本厚生劳动省在2017年一份研究显示,全日本约有320万人赌博成瘾,约占成年人口的3.6%,沉迷赌博的人比例远高于荷兰(1.9%)和法国(1.2%)。

多项民意调查显示,日本民众中反对赌场合法化的人更多。批评人士称,这将导致赌博上瘾和有组织犯罪。据日本《读卖新闻》的调查显示,57%的日本受访者反对赌场合法化,赞成开赌的只有20%至30%,更有人质疑,“只有穷途末路或黔驴技穷的政客,才会想出赌博这个偏门产业。”


为什么是大阪?

尽管民调显示许多日本人担心赌场合法化会导致更严重的赌博成瘾和犯罪问题,但拥有约1.26亿人口且富裕的日本,却一直被国际博彩公司视为重要市场,称其为亚洲博彩业“沉睡的巨人”。

同时,赌场合法化对部分日本人来说也是期待已久。去年遇袭身亡的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就是其中的坚定拥护者和推进者。2014年5月,安倍曾专门视察新加坡设有赌场的综合度假区,随后表示期待该设想能成为日本经济成长战略的“亮点”,并在其任内大力推进,赌场合法化被视为“安倍经济学”支柱之一。

2018年,在执政自民党护航下,日本国会正式通过了IR法案,最多批准3个地区。该法案并非由日本政府提出,但提出该法案的日本跨党派议员联盟的前最高顾问正是安倍。IR是英文“Integrated Resorts”的缩写,意思为带有赌场的综合度假区。IR法案的通过,意味着通过设定特别区的方式,民营赌博在日本实现合法化。日本政府将设立赌场管理委员会,负责管理及监督赌场营运。

日本“开赌”,能造第二个澳门吗?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表示该赌场“将成为宣传日本魅力的旅游基地”。


大阪靠近古都京都,拥有大型国际机场,一直是一个受境内外欢迎的旅游目的地。在IR法案通过后,大阪是最先申请博彩许可的地区之一。目前,除大阪外,日本南部长崎县提交的竞价仍在审查中。

在日本投资博彩业可能遇到的困难比一般国家大很多,尤其是当地居民反对。不过大阪人却给了投资者另一个惊喜,那就是整个IR计划在大阪并没有遇上很大的阻力,大阪人貌似非常愿意接受一个博彩项目落地,考虑到当地彪悍的民风,这个也在意料之中。同时,这个项目也有大阪府知事吉村洋文的全力支持,官民可以说在同一条战线。

日本观光厅成立的专家委员会表示,经过长时间的判断,大阪府、大阪市在经营者的财务稳定性、赌博依赖症预防措施等方面符合开设赌场的要求。

从现有资料来看,未来大阪赌场开业后,预计将向日本人收取入场费6000日元,并将规定日本人每周最多进入3次,对外国人则无限制。简单来说,日本并不鼓励本地人进入赌场。


赌场能为日本带来什么?

目前,亚洲共有7个国家及地区设有赌场,包括中国澳门、马来西亚、新加坡、韩国、菲律宾、柬埔寨以及越南。若后期顺利获发博彩牌照,大阪将成为第8个设有赌场的地区。

里昂证券曾估计,日本博彩市场的规模可能会达到400亿美元。不过,在IR法案通过后,实施计划推进缓慢,2020年初爆发的新冠疫情更是进一步拖累了进度,在日本开展业务铺垫工作多年的金沙集团、云顶、新濠博亚、永利度假村等先后宣布放弃在日本建设赌场的计划。

日本“开赌”,能造第二个澳门吗?

大阪世博会的人工岛上将打造一座包括全日本首家合法赌场的综合性度假村。


迈入2023年,全球旅游业复苏步入正轨,岸田文雄政府显然希望抓住旅游复苏时机,招揽游客。日本已经提出目标,到2030年要令海外游客数量比疫情前增加一倍,达到6000万人次,而建设赌场显然是实现这一目标的关键因素之一。

赌场到底能为日本和大阪带来什么,不妨先来看看其它几个闻名世界的超级赌城。

拉斯维加斯:在内华达州通过了赌博合法的议案后,拉斯维加斯从一个不起眼的破落村庄,到一座巨大的国际城市,只用了十年时间。博彩业来还带动了旅游业、娱乐业、会展业的发展,整座城市充满商机和活力。官方数据显示,2017年拉斯维加斯的旅游人数超过4100万人次,2018年则超过4200万人次。其中,来购物和度假的占了大多数,专程来赌博的只占少数。

澳门:澳门作为亚洲的拉斯维加斯,面积仅为29.5平方公里,人口也只有60.75万人,但这座小城同样因博彩业而光芒四射。随着2002年澳门博彩牌照开放、2003年开放内地旅客澳门自由行,当年澳门旅客人次增长率高达35.4%,旅游业的发展更带动澳门GDP经济增长率高达30%,在2013年更首超香港。在博彩业蓬勃发展的同时,旅游业、酒店业、交通运输业、餐饮业、购物商圈等同步发展,带来的巨大的发展机遇。

摩纳哥:摩纳哥是一个典型的微型国家,面积仅仅2平方公里,但就是这样一个“袖珍国”,却是全球富豪密集城市排行第一,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名列世界四大赌城之一的蒙特卡洛区赌城,每年为摩纳哥创造十几亿美金的收入。摩纳哥的千万富翁占总人口的三分之一,房价多年排名世界第一,均价约为每平方米32万人民币。

新加坡:2010年之前,新加坡的旅游业形式单一、消费动力不足。2010年金沙赌城开业后,新加坡一跃成为东南亚赌博娱乐的集中地,旅游收入从2009年的150亿新元增长至2019年的277亿新元,新加坡也不再只是泰国和巴厘岛的中转站,而是成了拥有强大蓄客能力的旅游大国。

毫无疑问,赌场是个淘金碗,不过,由于全球经济增速放缓以及过度投资,国际博彩业的发展总体上已经失去了全盛时期的势头。此外,赌场经济的负面作用更是不必言说。除了面临国民赌博成瘾的问题,赌博解禁还将带来的社会负面效应,包括洗黑钱等犯罪组织触手伸入赌场。有评论认为,日本政府决定将博彩业作为一项国家事业来发展,这本身就是一场豪赌,最终结局还很难说。

不过,毫无疑问的还有一点是,日本建设赌场,瞄准的主要是境外游客的钱袋子,占日本入境游客的一半以上的中国游客无疑是其最大的“金主”目标。

从地图上看,日本赌场一旦开业,中国从北到南,沿着海岸线将被赌城“包围”。持牌赌场+内地赌客+港股融资,亚洲赌业的“铁三角”模式似乎更清晰了……

上一篇新闻

超越美国!打败德国!中国这个城市成世界第一,远远甩开硅谷?

下一篇新闻

从新加坡大满贯到澳门冠军赛看国乒:女乒绝对统治,男乒频受冲击

评论

订阅每日新闻

订阅每日新闻以免错过最新最热门的新加坡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