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6月18日 星期二

新加坡新冠肺炎形势告急,防疫模范如何沦为东南亚最惨国家?

新加坡从遏制新冠肺炎初期的防控模范生,沦为东南亚灾情最惨重国家。总理李显龙21日向全国表示,原定5月4日结束的“断路器式”封锁措施将延长4个星期,直到6月1日,并且将暂时关闭学校和大多数工作与营业场所。随后当局还宣布单日新增1111例确诊,人口仅500多万的新加坡,感染人数已达9125例,其中7成为居住在拥挤宿舍的外籍移工。


新加坡境内43间移工宿舍住着超过30外籍移工,等于是成千上万人住在同一栋建筑,而且常见12至20人共用一间狭小房间与卫浴。拥挤的环境成为病毒温床,星国当局已下令将逾半宿舍列为隔离区,所有移工必须在宿舍中隔离14天。副总理王瑞杰(Heng Swee Keat)表示,政府将斥资38亿新元,延长经济刺激措施至5月份,包括给予工资补贴、减免外劳税(foreign worker levies)。


新加坡初期防控表现佳,追踪新冠病毒患者的“黄金标准”检疫倍受赞誉,2月每天新增病例不到12人,到4月以来确诊案例每天都飙升数百例、甚至破千。《彭博社》(Bloomberg)指出,造成大逆转局面的关键原因可以追溯回2月移工宿舍刚出现感染的6天。这说明即使是防疫经验丰富的国家,也可能惨败给难以捉摸的病毒,尤其是当政府忽视弱势群体,使病毒得以趁虚而入。


新加坡新冠肺炎形势告急,防疫模范如何沦为东南亚最惨国家?


错过移工宿舍防控黄金期


2月9日,新加坡公布新增3例确诊,累计达43例,其中一名新增感染者是39岁孟加拉男性外籍移工(境内第42例),也是第一位确诊移工。他出现症状之后曾到诊所与医院就医2次,但都没有接受筛检就回宿舍,那里环境简陋,大约10人挤一个房间,共用厕所与厨房。他还去逛了热门购物中心“慕斯达法商场”(Mustafa Centre),直到2月7日才被送进医院,并在一天后检测呈阳性。


韩国、意大利等许多国家忽略了意外的超级传播者,使就医患者返回家中,而不是立即进行检测和隔离,因此丧失早期遏制病毒传播的机会,这次新加坡也重蹈这些国家的覆辙。韩国在超级传播者出现5天内,要求筛检患者所属的新天地耶稣教会21万会员,但新加坡42号病人出现后,当局没有立即在外籍移工社区内进行大规模筛检,尽管明知道他们的生活条件有利于传染病扩散。


新加坡新冠肺炎形势告急,防疫模范如何沦为东南亚最惨国家?


新加坡做的防疫措施是,要求接触过42号病人的总共19名人士进行筛检和隔离,并下令要求拥挤的移工宿舍勤做清洁工作、测量移工体温。新加坡卫生部没有说明在42号病人确诊之后几周内,究竟对多少外国移工进行筛检,不过从官员的评论可见,当局执行宿舍大规模筛检的时机已经很晚了。


新加坡卫生部医药服务总监麦锡威(Kenneth Mak)4月14日称已对1500名移工进行筛检。而早在3月的时候,他显然不打算大规模筛检,他3月10日曾对外表示:“无论是否有症状,对所有人进行社区测试,只会徒劳做很多筛检,但收益很低。”而当时国际之间已经提高对无症状感染者的警觉,公卫专家警告无症状者恐成防疫破口。


为何政府没有警觉移工疫情?“阶级制度”或许是原因


新加坡人口仅500多万,因此引入一百多万外籍人士填补劳动缺口,马来西亚、印度、孟加拉劳工为大宗。《彭博社》指出,领取工作签证(Work Permit,WP)的低阶外籍移工,日薪多半为26新元(约人民币128元),他们的人数虽然占新加坡总人口1/5,但与当地社会过着天差地远的生活,他们所住的宿舍主要由主要由当地大企业吉宝集团(Keppel Corp)、胜捷集团(Centurion Corp)营运。


东南亚网络媒体《新叙事》(New Naratif)总编辑韩俐颖(Kirsten Han)投书《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指出,新冠肺炎残酷揭穿新加坡社会的现实,长期以来新加坡分为两大阶层,公民、永久居民、高薪外籍人士是上层,领取WP的低薪外籍移工是下层。


WP外籍移工为新加坡繁华的城市提供餐饮、清洁、建筑等服务,但却不能自由换工作、不能申请永久居留,未经政府许可的话,他们甚至不得与新加坡人或永久居民结婚。


新加坡新冠肺炎形势告急,防疫模范如何沦为东南亚最惨国家?


此外星国移工宿舍环境问题由来已久,2008年移工之间爆发屈公病(Chikungunya fever)感染,凸显出移工宿舍缺乏通风与防治病媒蚊的措施,同年还有10几名工人互相传染水痘,甚至有1人死亡,导致宿舍管理人被判刑入狱。2016年新加坡成登革热、兹卡病毒严重受灾区,移工之间也爆发疫情,诸多劳团针对宿舍环境提出抗议。


没想到新加坡当局放任悲剧时隔4年又重演,非营利组织“Transient Workers Count Too”(客工亦重,TWC2)向《卫报》(The Guardian)指出,他们早在3月就警告政府,别忽视移工宿舍爆发群聚感染的可能性。


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学副教授陈庆文(Eugene Tan)告诉《彭博社》:“很难解释为什么当局没有增加宿舍防控的警觉,也许这里出现了一个政策盲点,就是只把重点放在新加坡人身上。在公共卫生领域中,移工也是组成社会的重要部分,而当局早期对社区传播的警惕并没有包含外国工人。”


新加坡新冠肺炎形势告急,防疫模范如何沦为东南亚最惨国家?


移工的健康关乎社会福祉


新加坡当局为减低宿舍拥挤程度,让部分男性移工暂时搬到大楼停车场、公宅、军营、海上临时宿舍。尽管新加坡防疫总指挥、国家发展部部长黄循财(Lawrence Wong)曾表示该国正在应对两种不同的感染,一种是移工之间传开的瘟疫,另一种是公民之间相对稳定的疫情,但不论是官员或是公卫专家都无法否认,移工的健康关乎整体社会的福祉。


新加坡人力大臣杨莉明(Josephine Teo)6日在脸书发文坦承,移工的宿舍生活环境确实需要改善,尽管这么做雇主可能会反对,因为他们将需要支付更多移工安置费用,但是“这是对的事,也符合我们自己的利益”。


新加坡新冠肺炎形势告急,防疫模范如何沦为东南亚最惨国家?


新加坡国立大学苏瑞福公卫学院副教授古阿烈(Alex R Cook)向《海峡时报》(The Straits Times)表示,如果每天保持增加1000或更多病例,将对星国医疗系统造成巨大压力,“我们应该更加严格遵守现有的社交疏离措施,因为每次新增感染都会给医疗保健系统增加额外的压力。”


至于何时能够解封,古阿烈的同事许励扬(Hsu Liyang)指出:“只有确定我们已经控制社区传播时,也就是说,当病例数降低到个位数,且持续至少好几周的时候,我们才能放宽断路器式限制。”

上一篇新闻

低碳生活之美,因美国阔叶木而持续

下一篇新闻

浙江大学公共卫生学院与新加坡国立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签署院际合作协议

评论

订阅每日新闻

订阅每日新闻以免错过最新最热门的新加坡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