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6月18日 星期二

回顾保险史,流着血的善与恶

上帝,是掷骰子的孩童。

人类,从没能抵御命运。


虽然从不能扭转因果,但在历史长河里,人类凭借脆弱肉体对抗风险,也留下了许多群星闪耀的时刻。


0、埃及的神与人

公元前两千年,古埃及。

尼罗河的烈日照在三十六个抬石人爆鼓起的肌肉上。


领头的人喊着号子,他们抬着一个近3吨重的巨石缓慢龟行。

后人不会告诉他们,这样的石头,他们还需要230万块,而最后的成品,叫做金字塔。


法老跟他们说,有了金字塔,死后才能得安宁,而日夜修金字塔的人,也将获得福报。

一阵骚动,队伍中一名精壮的汉子倒下了。

在手忙脚乱的抢救之后,他们中的最长者宣布了他的死亡。


有人说,可怜人,倒下的汉子,家中的妻子年方23,一儿一女尚在襁褓。

他们三三两两掏起了口袋,凑出来的钱有金有银亦有铜。


他们说,

“我为人人,人人亦为我。”


在古埃及、古巴比伦、古迦太基、古罗马,相继诞生了保险的雏形。

他们是一群抬石工,是一群商人,是一群渔夫,是一群士兵。


回顾保险史,流着血的善与恶


古埃及抬石人团体中的互助组织,收取每个工匠的会员费,若成员遭遇不测,组织会支付丧葬及赡养家庭费用。

古巴比伦商队的也有互助组织,如果遭遇马匹死亡、货物被劫,全商队风险共担。

古迦太基,如果商船遭遇海难,损失会由船队共同承担。

古罗马军队中的士兵团体,则将会费作为阵亡士兵家属的抚恤金。


天地不仁,以万物作刍狗。

宏大叙事中不曾见到过普通人的身影,

但他们也有自己的父母、妻子、儿女,有等待他们归来的眼神。


命运的无常让他们互相抱团,

团结起来去对抗天意。


知天命,而尽人事。

面对无常的命运,埃及的抬石人有3000个神明,以及一个朴素的互助组织。

1.海盗之国:

海洋总是危险的。

飓风、冰川、暗礁,不及海盗残忍可怖。

大航海时代,每天都有人在怒海中迷失,魂归利维坦的怀抱。

但海面上,照旧桅帆猎猎。


地中海沿岸,“冒险借贷”已经悄然流行。

商船是脆弱的,无力抵御神出鬼没的海盗,商人和水手只能求助银行,规避风险。

用船和货做抵押,提前从银行拿到钱。

如果安全抵岸,货物赚取的利润可以还贷,“利息”相当于保费

如果船失事沉没了,银行就会免去债务。

相当于由银行承担了航行的风险

这就是“海上保险”的雏形。


16世纪,英格兰南岸。

弗朗西斯·德雷克,在加莱锚地迎击“无敌舰队”。

敌方的联军舰队由西班牙人、布列塔尼人、荷兰人,甚至英格兰天主教徒组成。

主力由西多尼亚公爵亲自指挥。


海上贸易愈加繁荣,两国在海上争斗已久。

为了利益,也为了证明自己是上帝的声音,这一战,是形势所向。

海风转向,正合沿海潮汐,又赶上天文大潮。

这一次,上帝站在了英国人这边。

德雷克嗅到了这个瞬间,雷霆出击,派出8艘武装帆船纵火冲向敌军舰队。

1571年,女王伊丽莎白一世授予德雷克私掠许可。

德雷克果然不孚众望:

次年袭击西班牙迪奥斯港,豪取2万英镑金银。


以海盗行径,被誉为“民族英雄”。

远征太平洋,洗劫西班牙运宝船。

取道好望角海峡,让圣乔治的旗帜高悬大西洋,完成了环球航行。

“无敌舰队”溃不成军,在英吉利海峡的飓风暴雨中几近覆灭。


德雷克面对远处海面上的余寇,喊出了那句:“Hoist the sails(扬帆起航)!

一轮不落的太阳,就此冉冉升起。

200年后,他的“金鹿号”将被印上硬币,在整个英伦三岛流通,连童谣都唱道,只要英格兰遇到困难,敲响战鼓,德雷克永远都会归来助帝国渡过难关。

格拉沃利纳海战的胜利,让英国商人夺回了海上贸易权。


但大海,喜怒无常。

曾经帮助英国舰队击败敌人的波塞冬,也时常夺取英国商人的生命。

商船即便躲过了海难,也未必能躲过海盗的烧杀劫掠。

正因为风险高,所以为了避免损失,商船给货物投保几乎成为了一种风气。


随着贸易的繁荣,海上保险,这个脱胎自冒险借贷的经济契约,随着海上贸易的复兴,被这个靠海盗发家的国家发扬光大。

几十年后,东印度公司建成,英国“海上霸主”地位愈加稳固。开始向全世界提供海上保险服务

女王特许,按照公司组织、创立了伦敦保险公司和英国皇家交易保险公司,专营海上保险,形成了垄断地位,英国逐渐成为了世界海上保险中心

为更方便灵活地开展业务,保险经纪人制度也在此期间诞生。


2. 离乡的黑奴

阿卜拉姆。

是玛塔索最常听见那个白皮肤的人对自己说的一个词。

玛塔索并不知道,今后20年、50年,这个词将是自己的名字。

他有名字,玛塔索,在斯瓦希里语,是“苦难”的意思。


他和300个族人待的房间暗无天日,久到忘记了时间。

玛塔索感觉像被驼在大象背上一样,颠簸摇晃,让他头晕恶心。

加上房间恶臭,鼻腔被灼得刺痛,眼球也红肿凸起,他的健康状况日益变坏。

返航的第73天。


黑奴当中又有一个快不行了。呕吐、痉挛,还出现了坏血病、脱水症状。

船队不可能去救治一个黑奴,大副直接命令船员“尽快处理”

水手戴着面罩,还是难掩下层船舱的臭味。好在黑奴因为营养不良和长期挨饿,非常瘦弱,水手轻轻松松地提着他的脖子,跑回了甲板。

像扔垃圾一样,把那名黑奴扔进海里后,终于松了口气。

“阿卜拉姆”,大副划掉了这个名字。


玛塔索的主人,一位奴隶主,2个月后拿到了一笔理赔金。是他投保的海上保险,为了弥补航行中货物的损失而给付的。

而奴隶主这次损失的标的“货物”,就是死掉的黑奴

随着美洲大陆的发现,地球上最后一片神秘的面纱也被彻底揭开。

欧洲各国陆续建立殖民地,买卖黑人。

黑奴只是财产,贩奴船的船舱环境也体现了这一点——基本和放货的船舱一样。

但这种货物非常脆弱,病死、饿死很常见。死一个,就会亏钱,奴隶主在这种时候会非常肉痛。


如果遇上传染病,大批黑人死去,那就是血本无归。

所以在奴隶主要求下,黑奴被加入承保范围。

海上保险,在欧洲人眼中,依旧只是保护财产的契约。

但由于战争、经商,水手和士兵的死亡率很高,所以很多船员也会为自己投保。

至此,海上保险第一次延伸到了“人身”的范畴。


后来,有些黑奴也为自己投保,如果发生不幸,远在家乡的亲人会拿到为数不多的一笔钱。

近代保险,艰难地从“保财”过渡到“保人”,浸透了黑奴和欧洲海员的血。

因为所有人,都将臣服于死亡。


3. 无间火狱

1666年,伦敦。

瑞贝卡紧握着手里半个面包,蹲坐在巷子里。

从有家,有晚餐,有柔软的床铺,到流落街头,风吹雨打,瑞贝卡只用了三个月的时间。

黑死病带走了父亲、母亲和哥哥。

疾病就像空屋里的霉斑一样,在家人的肢体、面庞,和瑞贝卡的眼睛里蔓延。

她不会知道,300年后,同一个政府面对相似的疾病,依旧束手无策。


疯癫的教士手握圣经,推搡着驱赶他的苏格兰场巡佐,继续口颂关于末日的谬论。

瑞贝卡撕着面包,面无表情。

“失火了!”

人群从南面跑来,消失在北面。

浓烟从一家面包房升起,逐渐遮蔽了天空。

有好心人抱起瑞贝卡,带她一起逃命。


“轰!”

大火烧了4天,直到士兵用炸弹炸毁了一整排房屋,制造出防火带。大火才止住。

瑞贝卡看着宛如炼狱的灾后伦敦,终于露出了笑容。

大火摧毁了房屋,让数万人倾家荡产,却也巧合地终结了鼠疫。

第2年,一位名叫尼古拉·巴蓬的牙医开办了世界上第一家专营火灾保险商行

建筑师雷恩爵士提出了伦敦市灾后修复方案,圣保罗大教堂、肯辛顿宫、汉普顿宫、大火纪念柱、皇家交易所、格林威治天文台拔地而起。


这些工程使伦敦的经济再次突飞猛进。

5年后,几乎所有曾流离失所的市民都入住了新居,人们用砖石房屋替代原有的木屋,并且更注重防火,也更有保险意识。火灾保险的业务飞速发展。

但是,因为灾难频发,疾病肆虐,民众的死亡率仍旧是谜。


无法被确定的事,意味着未知的亏损可能。因此也就没有哪家保险商行愿意承保民众的生命

也是在同一时期,首次发现了那颗著名的彗星轨迹的天文学家哈雷,以西里西亚的勃来斯洛市的市民死亡统计为依据,制订了世界上第一张生命经验表

这为寿险的保费定价提供了科学的计算基础

这一开创性行为,也为后世其他人身险的发展铺平了道路。

1740年代,辛普森根据哈雷的生命经验表,以死亡率为变量,制作出费率表;

陶德森依照年龄差等,计算保费,提出了“均衡保险费”理论。


1762年,世界上第一家具有现代保险血统的人身保险组织——伦敦公平保险社在英国诞生。

人身险彻底进入科学普及时代。

伦敦,与保险一起,在火中涅槃。

4. 陆地兵险


现代保险进入中国,是源于一段深重的灾难——抗战。

它的出现,一度改变了中国的样貌,护航了万万华夏儿女在九州大地的迁徙。

1937年10月,上海。

吴敬华从阿姐手里接过今天的《申报》。

阿姐是吴家的佣人,从小在吴家做事。


头版赫然是国军准备从上海全线撤退,准备长期抗战的新闻。

全国民众,同仇敌忾,全体将士,忠勇奋发…

吴敬华却没心思再看,吩咐阿姐今天不用早餐了,就直接去了工厂。


4个月后,巴蜀腹地,重庆

防空警报第一次响起。

97式重爆击机在8000多米的云层里猝然袭来,地上的人只能听见它难听的怪叫。

机翼上两团红日,像孩童面颊上的腮红,盟军叫它莎莉(Sally)。


回顾保险史,流着血的善与恶

防空洞里挤满了避难的人,岩壁震动,嗡鸣伴着尘屑。

一甲子后,这些吸足了恐惧的阴冷洞子,会变成充满人间烟火气的火锅店。


吴敬华最终决定举家搬迁,他带上了工厂的设备和愿意一道走的工人

国难当头,当不了辛德勒,也可量力而行。

迁都之前,国民政府就曾号召长江下游及沿海一带工厂内迁。并且,为了让工商界人士出发时能无后顾之忧,还开办了战时运输兵险。

行政院常务会议决定,财政拨款1000万元法币,委中央信托局保险部筹办战时运输兵线。


吴敬华生长了几十年的上海,正是运输兵险的中心。

承保范围包括途径上海,或由上海起运的内迁物资。

沿海一带,无数民族企业家就此离乡,旅居内地。

战时运输兵险,自1937年开办,至1945年结束,历时8年,是我国近代保险重要的一笔。

总收取保费4亿多元,赔款37450万元。年平均赔付率为78%。

乱世之中,这项保险事业,为无数响应号召的爱国人士保驾护航,而且竟奇迹般地保持了收益平衡。


不久后,上海沦陷,运输兵险业务转移至湘江、粤汉、广九铁路一线,包括香港。

同年,广州沦陷,武汉也处在失守的边缘。

而日军的飞机每天都会从重庆上空掠过好几次,投下炸弹。

不少人担心内迁后,辛苦运去的设备、新建的厂房会遭到轰炸,而不肯内迁。

国民政府财政部再次拨款1000万元给中央信托局保险部,开办战时陆地兵险


有别于运输兵险,陆地兵险承保范围是国内后方有关抗战和民生的物资,包括3类:存栈货物、生产工具和建筑。

业务遍及两广、滇、贵、陕等地。费率从0.5%-1%,按建筑等级、占用性质、坐落地点科学定价。

虽脱胎自战乱,但特殊时期特殊需求,给无数企业家、工厂主提供了保障的陆地运输兵险和陆地兵险,是后方经济迁移的重要推动。

其科学合理的定价、切中需求的设计,更给我国近代保险起步开了个好头。

无数和吴敬华一样的工商界人士,在远离故乡处,为了抗战胜利继续奋起生产。

机轮转动间,是国之雄起的星火,是农、工、商、前线将士的希望。


虽则如云,匪我思存。

离乡,热忱却未曾熄灭。


5、现代保险


1935年,美国。

杰弗瑞坐在街边,把一个朗姆酒瓶举到嘴边。

酒瓶底朝天,许久,才有一滴酒液流进了他的嘴里。

烂醉是种堕落。但连醉去的资格都没有,对杰弗瑞来说更是折磨。


总统第4次炉边谈话已经过去2年了。

银行复业,证交所锣声再响。不少重拾信心的人,相信“让美国再次伟大”指日可待。

可惜,不是每个失意的投资者都有东山再起的雄心。

在酒精和药物的麻痹下,杰弗瑞只想浑浑噩噩地了此余生。

晚上9点,多数人家已经吃过晚餐。

拖着瘦弱的双腿,他走进附近街区,希望今晚少翻几个垃圾桶就能填饱肚子。

是夜无眠。


睡梦中的杰弗瑞不知道,自己正见证着美国历史上绝望与机遇并存的一页。

保险随着历史步入了现代化,不论富人,穷人;华尔街精英、农场主,保险在各个层次都获得了发展。


第二天早晨,杰弗瑞醒来的时候,发现街上的流浪汉都在往一个方向走。

连问了几个老乞丐,都问不出个所以然,身为风光一时的投资者,杰弗瑞干脆自己去买了份报纸。

总统颁布《社会保障法》”,杰弗瑞咀嚼着这几个大字。

长期泡在酒精和毒品里,曾经能飞速计算各种复杂财会数据的大脑,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杰弗瑞跟上流浪汉大军,去往新落成的救济中心。


1933年以来,美国缺乏政府力量监管的金融市场,经历了建国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大萧条。

全国银行库存黄金不到60亿,却要应付410元的存款。

9000多家银行倒闭,1300万人失业,3400万人没有任何收入。

罗斯福总统临危受命,他宣布就职的那一天,美国金融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1935年,罗斯福总统签署的《社会保障法案》,极大解决了全社会面临的失业和老年问题。

这也是人类历史上首次提出“社会保障”的概念,是世界上第一部完整的社保法

此次改革,使社会保障从形式到内容都更加完善、统一。


80年前,“让美国再次伟大”如果出自罗斯福总统口中,那将不是一句可笑的妄语

放弃金本位、贬值美元;大兴土木、以工代赈;

让社会保险负责“从摇篮到坟墓”整个一生。

所有这些政策都帮助美国捱过了最刺骨的寒冬,经济生活的血液重新流动,那颗濒死的心脏再次开始了有力的搏动。


市场回暖,资本的积雪下,巨星已经悄然开始萌芽。

1956年,一个名叫沃伦的年轻人创办了一家纺织厂,命名为伯克希尔·哈撒韦。

曾经救世的保险,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人认可。

成为了人身、财产的保障,和投资工具。

8年后,纺织厂濒临破产。沃伦不断调整投资方针,成立投资俱乐部,也是后来的私募基金的雏形。在股市高歌猛进、及时止盈,沃伦已经是个成功商人。

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也开始涉足保险领域。

2014年,在本土市场大获成功之后,哈撒韦公司成功取得新加坡保险牌照,大举进军亚洲市场。

到2015年,《财富》杂志公布的世界500强中,金融企业106家,保险公司共51家占51%。

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雄踞第一。


当初那个创办公司的年轻人,也已然成了传奇。

而世人更习惯以他的姓氏称呼他:巴菲特


保险救人于水火,同时也缔造了无数造富神话。

1990年,全球保费收入约1.4万亿美元;

2014年,全球保费收入超过4.8万亿美元。


2004年印尼海啸、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这些世界级的大灾害中,都能看到保险的身影。

保险,已经是现代社会重要的一份子。

保险,始于人的善念,是为不致孤寡老弱冻饿而死,是为保住财富,却有一丝贪欲隐匿其间;

也因为人的恶念,发扬光大,黑奴为之流尽了鲜血,却也有士兵、商人,为家为国的勇气,在其中闪闪发光。

人类,始终逃不出上帝的手掌;而保险,也与人类愈加密不可分。


而这,便是保险的故事。

上一篇新闻

卓越、友谊和尊重,构建更美好世界丨双年展线上看(十)

下一篇新闻

开妓院、监狱、情趣用品、精神病院……那些奇葩的上市公司大盘点

评论

订阅每日新闻

订阅每日新闻以免错过最新最热门的新加坡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