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9月27日 星期二

王琛:新形势下新加坡自我认知的变化与外交面临的新挑战

作者简介:王琛,男,安徽太湖人,暨南大学政治学博士后流动站博士后,研究方向:国际关系理论、东南亚区域国别研究及小国外交等。

来源:《太平洋学报》2022年第2期。

王琛:新形势下新加坡自我认知的变化与外交面临的新挑战

新加坡作为小国,却在地区秩序构建、国际多边舞台,以及大国博弈中积极地发挥作用,充分体现了“小国大外交”。新加坡始终保持高度的积极性,是国际关系中较为活跃的一方,而也正是这种积极主动的外交自主性,为新加坡创造了发展机遇和空间。然而随着国际环境的变化,尤其是当下中美等大国关系发生变化及新冠肺炎疫情的大流行,国际秩序逐渐发生转变,这对新加坡的外交形成了新的挑战。在前文对冷战后新加坡的自我认知和外交行为演变进行梳理的基础上,笔者通过对不同历史时期的对比,对当前的国际现实做出分析,结合相关研究分析不同时期新加坡自我认知和外交行为变化的主要特征,并以此为基础探讨新加坡外交当下所面临的新挑战(如表1所示)。

王琛:新形势下新加坡自我认知的变化与外交面临的新挑战

随着全球政治经济的变化,冷战后所形成的国际格局也发生了变化,正如吴翠玲(Evelyn Goh)所说:“过去几十年来,亚太地区战略格局的关键要素一直是大国竞争的重启,冷战结束后,在没有这种竞争的情况下变得更加平稳。现在,权力的转移似乎即将来临,大国竞争在范围和领域上都相应扩大了。”世界进入“不确定时代”(Age of Uncertainty)Ibid.,加之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成为暨二战后人类面临的最大挑战,这一疫情对人类生产和生活产生了影响,也对现存的国际关系构成了重要的影响,全球公共卫生秩序等国际社会各方面都面临挑战,加深了大国竞争和地缘政治冲突。在这种情况下,新加坡的外交战略面临新的挑战:“选边站”的压力相较之前有所增强,小国“脆弱性”也有所上升,外交自主性下降。

虽然面对中美竞争加剧,新加坡表现出不愿“选边站”的态度,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曾在各种场合多次表示,“新加坡是中国的好朋友,也是美国的好朋友,我们很希望同两国继续保持友好关系”。正如王赓武所说:“东南亚国家既不是要亲美,也不要亲中国,他们希望东盟是完全独立的,跟相关国家一样的友好,从而得到最大的益处。”新加坡通过东盟与中美保持密切的经贸关系,积极响应大国主导构建的区域贸易机制跨太平洋伙伴协定(下文简称TPP)与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下文简称RCEP)。在TPP被美国特朗普政府推翻的情况下,新加坡并未单独依靠RCEP,而是积极与东盟及域外其他国家重新构建一个新的协定——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可以认为,为防止战略单一化带来的风险,新加坡进行“选边站”的概率较小。与此同时,新加坡等小国为防止产生“大象打架,小草遭殃”的局面,会选择在大国间充当“润滑剂”,以降低中美等大国间竞争的烈度,为地区和全球秩序的重新构建提出见解和方案。

其中,在区域秩序方面,新加坡继续依靠东盟,加强与东南亚国家的合作,以此维护周边的区域秩序,降低大国竞争对区域秩序的影响。近年来,新加坡为进一步推动东盟内部的合作,推动东盟各国签署了《建立东盟共同体吉隆坡宣言》,东盟共同体(ASEAN Community)正式建成。在大国关系发生变化的影响下,特别是中美竞争对东盟在区域秩序中的地位形成冲击,这也对新加坡的区域秩序建构形成威胁。对此,新加坡不仅继续推动东盟及其成员国展开大国平衡战略,维持东盟的中心地位,更要通过东盟加强域内国家在反恐、数字技术、经贸等非传统安全领域的合作,促进东盟内部的团结,加强东盟的“弹性”,“不断努力引导构建一个开放、外向和包容的东盟”。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的大流行对全球供应链造成影响,给新加坡的经济带来巨大冲击。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虽然作为一个小国具有天然的“脆弱性”,但正如李光耀所说:“变化是生命的本质。一旦我们不懂得变通,不能适应、不做出调整,不能有效地对新情况做出反应,那么我们就离灭亡不远了。”新加坡根据自身条件展开抗疫,根据疫情的发展,政府和社会不断调整措施,发挥自身在医疗卫生方面的优势,在这场抗疫行动取得了成效,降低了自身的“脆弱性”。在此基础上,新加坡积极与区域内外其他国家展开卫生治理方面的合作。从2020年4月举办的关于新冠肺炎疫情的东盟特别峰会到6月的第36届东盟峰会,新加坡极力推动东盟地区的合作,并凭借其建立智慧城市的技术向东盟其他成员国分享抗疫技术和经验,推动经济恢复,促进自身和地区的发展。

总而言之,在全球化遇阻的情况下,新加坡等小国将更加注重区域安全建设,更加倾向于区域秩序、区域治理及非传统安全等议程问题。在大国竞争的环境和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新加坡的对冲战略更为突出,对冲外部环境所带的来风险,降低自身的“脆弱性”。与此同时,新加坡的外交将着重依靠东盟,在区域秩序方面提供自己的经验和技术,通过区域和多边机制实现与大国的互动,以保障自身的外交自主性,正如李显龙在东盟峰会上所说:“东盟国家如何应对这场危机,将决定东盟在竞争中是领先还是落后。东盟国家必须坚定不移地实现2025年东盟共同体目标,其中包括促进区域经济一体化。必须继续加强东盟的中心地位,加强东盟的团结。”

上一篇新闻

我不是中国耳语者!李显龙想做中美调停中间人,但新加坡份量不够

下一篇新闻

温和的共同立场与各自谋求利益的身段:俄乌冲突中的东盟

评论

订阅每日新闻

订阅每日新闻以免错过最新最热门的新加坡新闻。